败絮

你是朱砂痣,也是白月光

【刘邦x韩信】从此不负他


一篇基于游戏背景的脑洞,历史人物死后会在王者大陆重获新生。他们的故事泯灭在历史的长河,却终会在另一个时空继续上演。

第一章、兔死狗烹

长乐宫的灯火明明灭灭,鎏金的大柱投下一排排阴暗的影子,连空气也似凝结一般,紧张而压抑。

男人上缴了武器,屈膝半跪在大殿中央,端正地鞠下一礼,声音沉稳清朗:“皇后娘娘。”

女人焚起香炉,青烟绕着纤细的指尖徐徐升腾,她眼角藏着一丝讪笑,幽然开口,明知故问道:“是萧卿唤你来的?”

男人低头不语,是为默认。

“呵,他说的没错,你果然很信任他。”女人笑意更浓,声音却低迷得阴冷,“那你知不知道,本宫召你来,所为何事?”

“韩信不知。”

虽如此说,但是“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道理,他如何不懂?

只是天下未定之时,那人曾允诺过他“三不死”,他始终记得,并坚信不疑。

犹记那场大战前夕,他的君主信誓旦旦、字句千斤。

“见天不死,见地不死,见君不死,这世间没有捆你的绳,亦没有杀你的刀。”

而此时,韩信默默扫视着周围,长乐宫内晦暗阴森,抬头看,顶棚被遮得严严实实,看不见一丝丝天,脚下铺着厚厚的兽毛皮革,不露出一点点地,诺大的寝殿之上,亦不见那个人,眉头不由微微蹙起。

纤细的声音再次响起,“将军如此神勇无匹、国士无双,当真觉得,君主对你不曾有疑?”

韩信拱手抱拳道:“君主明鉴,定知韩信绝无谋反之意。”

“哦?那将军以为今日这出,是谁的意思?”

韩信原本坚定地眼神暗了暗,却仍坚持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只是信要等君主回来,亲口降罪。”

女人的笑容挂不住了,双目露出怨毒的神色,“呵,恐怕你等不到了。”

“来人!”

话音刚落,暗处忽然噌噌蹿出数道人影,手中各持着用竹子削成的利器,将韩信团团围住。

韩信下意识捏紧拳头,却发现十指疲软,根本无法施力,心中骤然一沉,又迅速踢出一脚,将为首向他冲来的人迎面击倒。

脑中一片浑浊,来不及调整,剩下的人也冲了上来,韩信只得咬着牙保持清醒,可是头却越来越沉,动作也越来越迟缓,很快便有竹刀划破手臂,接着是第二刀,第
三刀……越来越多的伤害趁虚而入,接踵而来。

疼痛如绵密蛛丝一层绕着一层,将他裹得像个不能破茧的蛹。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支撑不住,跪倒在地。

烟雾缭绕处,女人的容颜愈加模糊,他万般不甘道:“那香?”

“将军以一当十,本宫怎么敢怠慢?”

她拖着华服一步步向他走近,竹尖入背,穿透胸膛而出,殷红血色霎时浸透了衣衫,喉间一股铁锈的腥气翻涌喷薄。

手中的凶器沾染了血的温度,女人满意地俯下身,在他耳边轻轻道:“将军,安心地去吧。”

韩信从未想过自己会死在沙场以外的地方,以这样一种方式,终结于一个女子之手。一支支竹刀随之而来,鲜血最终染遍了全身,灭顶的痛感也随着生命的流逝变得不再清晰。

冰冷的地面上,一个血色斑驳的影子静静躺在那里,空洞无神的眼睛仿佛凝视着大殿之外的地方。

他的嘴唇轻轻嚅动,若那声音能够发出,或许有人听得到,那微弱的气息念着的两个字。

“刘季……”

惨白月光自殿外投射进来,月下,无人归来。

tbc.

评论(7)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