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絮

你是朱砂痣,也是白月光

【刘邦x韩信】从此不负他

第三章、重生初见

长安。

一如它的名字,历经千百年的繁华,沉淀了无数人和事的变换,依然安定如初,亘古久远。

只是眼前的这个地方,似乎与记忆中的西汉王城有些偏差……刘邦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中央,凝眉观望着攒动的人群陷入了沉思。

那风格迥异的服饰,那奇奇怪怪的武器,还有……那五颜六色的头发?!

这些人……是谁?为什么打扮得如此乖张怪异?这也就罢了,如果这些还能称之为人的话,那么谁能解释一下眼前这个长着一对毛茸大耳朵的家伙到底是什么啊!

刘邦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脸颊,他一定是思绪过度,生出魔怔了罢。

“欢迎来到长安城,我是长安密探李元芳,有什么可以帮你的么?”

这个身材小小的“男孩”,正眨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一
脸真诚地看着他,声音清亮又可爱。

“你……你的……”刘邦指着他的耳朵,一时说不出话来。

“哦,因为我是魔种嘛。”元芳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有些害羞地笑道。

“……魔种?”

“元芳,你在跟谁说话?”

一个沉稳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元芳应声回过头,“狄大人,这个人好像是外地来的,我正要查探他呢?”

查探?……你刚刚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刘邦脸上的肌肉不经意地抽动了一下。

“嗯。”被唤做大人的男人看向刘邦,和颜解释道:“我是长安城的管治,我叫狄仁杰,这是我手下李元芳。今日城里外来人员较多,所以我们奉命巡查,请不要在意。”

刘邦见此人稳重内敛,礼数周正,便道:“在下刘邦,二位既然是例行公事,刘某自当配合,只是我看大家好像都在往一个方向走,那里可是有什么热闹的事吗?”

“哦,今日城中有场赛事,他们都在往王者峡谷赶呢。”

“赛事?请问是什么比赛?”

“赏金联赛,参赛者通过对战连胜次数赢取赏金,你要是有兴趣,也可以参加试试。”

对战……他会在那里么?

刘邦心中一动,“那个峡谷在哪里?”

“跟着人群走就到了,不过我们也正要去那儿,如果你愿意可以一同前往。”

“那就有劳了。”

“无妨。”狄仁杰回以一个微笑,然后对着旁边的少年嘱咐道:“这里人多,你不要跑得太快。”

“知道啦,大人!”

一路上两人为刘邦介绍了许多关于“长安”的风土人情,让他对这个地方多多少少有了些了解。

这是一个对战世界,所有人通过战斗赢取奖励,在那个叫王者峡谷的地方,每天都有许多赛事发生,这已经成为了这里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而那些人在参加对战前可以化身出与平日不同的战斗形态,也就是那些奇奇怪怪的装备和造型……

刘邦边听边看,并努力在心里消化着这些设定。

忽然,一道红色身影出现在视线中,张扬的发色在人群中显得尤为瞩目,一种快过思维的熟悉之感,让刘邦的鼻眼在一瞬间生出一股久违的酸涩。

眼看着那身影越来越远,刘邦立刻不顾一切地冲开人群,朝着那人追去。

“刘邦大哥,前面就是……诶?人呢?”元芳一回头,却发现人不见了。

“该不会是跟丢了吧……”

“他已经进去了。”狄仁杰淡然说道,“他似乎看见了什么人……不必管了,我们也先进去吧。”

“嗯嗯。”元芳无奈地搔了搔头。

峡谷的入口人山人海,刘邦明明已经极力用目光追逐着那个身影,却还是在汹涌的人潮中把人跟丢了。

跌跌撞撞地随着人群来到报名处,见一个长着一对狐狸耳朵的娇俏女子甜声问道:“参赛还是观战?”

“参赛。”想到那人肩上扛着一把长枪,刘邦斩钉截铁道。

“好,请在这里登记名字,然后左转进入对战场地。”

刘邦拿起笔,飞速地在参赛登记表上写下名字,然后朝前翻了两页,在确定了那个名字后无比欣喜地用手指摩挲了两下,接着一刻不待地往左边走去。

候战场地是一片宽阔的广场,广场中央有一个五层高的石阶,石阶上方凭空悬浮着一扇椭圆形大门,门内还有蓝色的光晕流转浮动。

刘邦对于这种超出认知的建筑已经勉强可以接受了,现在他心心念念的只有一个人,韩信。

虽然参赛人数较观战的已经少了很多,但是要在这么大的地方寻找一个人还是如同大海捞针。

正当他左顾右盼的时候,几个人朝他走了过来,为首的一个双马尾的绿衣姑娘朝他肩膀拍了一下,“刘邦是么?”

刘邦收回视线,看着这几个画风各异的人。

“是。”

“新来的?”

“嗯。”

“怪不得连装备都没有……我说,你报名的时候没看队伍分配表吗?”

“啊?还会……分配队友吗?”

“不然呢,你以为这是单挑啊。”绿衣姑娘气鼓鼓道,“真是的,害我们找了你半天。”

刘邦笑着赔罪道:“抱歉。”

那姑娘看他如此诚恳,倒是笑了起来,性情转换地极快,“算了,看在你初来乍到的份上,本小姐就不计较了。”

“我叫孙尚香,这是长恭、这位是木兰、还有小乔。”

其实不用她介绍,因为来到这里的人头上都有一个半透明漂浮着的名字,这也是他们刚才认出他的原因。但刘邦还是顺着她指点依依颔首示意,并重新介绍了自己的名字。

简单认识了一番后,刘邦便开门见山地问道:“几位可知道一个叫韩信韩重言的人?”

“当然知道啊!”孙尚香忙道。

一旁带着面具的男人接着道:“现在整个长安城,谁不知道韩重言。”

“今天我们的对手……就是他呢。”梳着两个粉色发髻的少女有些担忧道。

此话一出,几人脸色都不太好看。

刘邦却颇为惊喜道:“他在哪里?”

“他啊,自然是在门那头啊,对战双方在备战期间是不能见面的。”

刘邦刚刚点燃的心又瞬间凉了下去,“是么……”

他正失望着,那边几个人已经讨论起了形势。

孙尚香叹气:“唉,怎么第一场就碰上了他呢。”

兰陵王沉默:“……”

花木兰擦拭着双刀:“怕什么,还没开始打呢,怎么能临阵畏缩?”

小乔握拳:“没错!我们不是孤单一个人,大家打起精神来!”

刘邦在一旁插话道:“听你们的语气,他很强吗?”

几个人看向他,齐齐点头。

“到目前为止……”

“有他的比赛……”

“还没输过。”

见这几人愁眉苦脸,刘邦却忽然想笑,听着别人赞叹那个熟悉之人,他心中竟有种莫名的自豪感。

“喂,亏你还笑得出来?”

孙尚香不满道,“熟悉自己的技能了么?待会在战场上可要灵活运用啊。”

刘邦把系统赋予的技能在脑中过了一遍,身体就自动将它们使了出来。

几个人看得是目瞪口呆,“有趣,真有趣。”

“竟是传送技能。”

“看来你是坦克属性呢。”

“嗯,好了,现在让你了解一下对面的人,对面有个一身铁皮的家伙,叫白起,与你是同一属性,技能是……”孙尚香自顾自地讲了一堆,末了又道:“听闻他前世是喋血杀神,这辈子却成了那人的一件兵器,真是可惜。”

小乔道:“是啊,明明可以拥有很强的攻击能力,却偏偏选择了坦克的属性。”

“选择这一类型的,大多都是因为上辈子有想守护的人吧。”说到这,兰陵王意味深长地看了刘邦一眼。

“然后是法师嬴政,两个攻击技能都是释放剑气。听说从前被人刺杀过,因为没有武器傍身,险些丧命,所以放言若再有一次,他必将那人千刀万剐……”

“最后是主力,刺客韩信。”

其实前面的刘邦都没怎么听进去,他一直等着听的只有这位而已。

“一二技能是三段位移,可追杀,也可极限逃生,大招释放期间为霸体状态,不受任何负面控制,因此极其灵活善变,遇到他要务必小心。”

逃生,不受控……刘邦敏锐地捕捉到这些词,忽然感觉很心疼。

【请对战双方进入传送门。】

系统发出第一条提示,几个人便前后朝那中央的悬空门走去。

刘邦谨慎地踏过空门,身体在穿过蓝色光圈的一瞬间,倏然披上了一身绛紫色的铠甲,手里还多出了一把宝剑,他随手撩起一缕鬓发,竟也是淡紫色的。

“没想到,你这样还挺俊的嘛。”孙尚香调笑道。

刘邦勾唇一笑,三分痞气,七分倜傥。

直看的少女小小愣了一下。

【敌军还有五秒到达战场,请做好准备。全军出击!】

机械又昂扬的声音回荡在山谷,刘邦心念一动,踏出泉水。

他远远望见那个红色的身影跳入了己方的地界,便毫不犹豫地朝那错杂的地域跑去。

郁郁葱葱的草地上,耸立着一片片骇人的石墙,石墙中央,沉默的巨兽镇守在原地,警觉地等待着入侵领地的人。

那个熟悉的身影脚下踩着一片菱形红圈,敏健地翻过一片石墙,一枪挑起沉睡的石像,然后钻入旁边的草丛,石像在一瞬间活了过来,发出一声愤怒的嘶吼。

刘邦立刻蹿了过去,提剑挡在他身前。

韩信显然没有料到对面会来得这么快,略微惊了一下,枪头一转刺向来人。

“我的。”

“什么?”刘邦一面抵挡那怪物,一面惊喜于听到他久违的声音。

“我说,这个我要了,你让开。”

刘邦满心疑惑,为何他看自己的眼神如此冰冷陌生。

“我不走。”

韩信目光一沉,“找死。”

枪尖一挑,血花飞溅。

冰冷的兵器刺入胸口时,刘邦不可置信地滞了一下,他啖了口血,一脸受伤地看着韩信道:“你为何……”

“再说一次,让开。”

刘邦却一把握住枪杆,苦笑道:“你杀了我吧。”

韩信不解地看着这个人,眉头微微皱起,下一刻,枪尖毫不犹豫刺穿了他的胸膛。

刘邦跪倒在地上,留恋地望着他的脸,上辈子是我欠了你,这辈子死在你手里,也好,也好……

只是,他才刚刚遇见他,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他,就要这样死掉了么?

梦,该醒了么?

失去意识的时候,刘邦听到身后有人呼唤他的名字,是孙尚香。

见援兵来了,韩信快速抽出枪,一个横扫收掉被刘邦砍到残血的蔚蓝石像,然后利落地逃走。

开局就顺利地收掉红蓝石像,还拿到了一血,无疑又是一场轻松顺风局,只是韩信却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兴。

刚刚那人的表情始终浮现在脑海里,他不明白一个人为什么会露出那样的神情。

王者峡谷里设有特殊结界,因此虽然死亡的感受很真实,却不会真正死去。明明十几秒后就会复活了,他的表情却好像生离死别一样,看上去那么绝望又凄凉。

可怕的是,这种情绪居然好像感染到了他。

暴君降世,韩信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它,也不知道躲一躲,没过一会,自己已经被打没了一半的血。

队友见他这幅样子,担忧地问了句,“你今天怎么心神不宁的,没事吧?”

“哦,没事。”

韩信放出一个惩戒之术,将暴君收入囊中。抬头远远望了眼对面的水晶,紫色的身影正从里面走出来。

那个人,究竟是谁啊?

tbc.

评论(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