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絮

你是朱砂痣,也是白月光

【刘邦x韩信】从此不负他

第四章、赏金之神


复活之后,刘邦就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孙尚香叮嘱了他几句,他也没听进去。


“他不记得我了。”


刘邦自言自语道,回应他的只有系统没有波澜的声音。


【人死如灯灭,来到王者大陆的人,前世的记忆会彻底消除,只能根据技能属性和附带台词寻找前世的痕迹。由于您在另一空间并未死亡,因此有特权保留全部记忆。】


“如此也好,不记得……便好。”


【系统提示:若遇到前世相关的人,有概率触发部分记忆,延续羁绊,比如站在您面前的这两位。】


刘邦抬起头,他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河道分界处。而站在他对面的那对男女,一个高大挺拔,一个明媚如风。


刘邦仔细辨认了下,项羽、虞姬?


那两个人也在看他,六目相对间,刘邦不禁暗叹:冤家路窄!


想来刚刚孙尚香介绍对面阵容的时候应该提到过他们,不过当时他满门心思想的都是韩信,哪里有认真作听。


刘邦按兵不动,对面那两人却先朝他走过来,男人皱着他的浓眉道:“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你就很想打一顿。”


刘邦眼皮一跳,“大概是因为我长得比你好看吧。”


项羽嘴角一抽,轻笑道:“呵,既然各自对立,就别怪我们以多欺少了。”


话音刚落,一道如风的箭羽便飞速朝刘邦射过来,他侧身一闪,堪堪躲过。


刘邦此时心情正差,由是冷着脸道,“也好,既然死不了那就打个痛快,有什么恩怨一次了结吧。”


项羽奋起直冲,近身使出一招拔刀斩,虞姬在侧面用刷刷的箭雨封住了退路。


刘邦只好边挡边躲,他瞅准项羽出招时长的空隙,提剑而上,虞姬立马跳过来阻拦,谁知刘邦只是虚晃一招,转而朝她攻去。虞姬忙开启免伤,拉起弩箭,眩晕他的同时跳将开来。刘邦浑然不顾插在身体上的箭,追上去一剑定住了她,虞姬的免疫结束,伤害悉数承受。


项羽猛地冲过来,推开他去保护虞姬,几番下来两败俱伤,谁也没讨到便宜。


野区忽然传来一声求助信号,刘邦不再与他们纠缠,忙赶了过去。那边,遭到突袭的兰陵王本已不抱希望,谁知天降护盾,一个光圈稳稳地罩在身上,替他挡住了致命伤害。


韩信在看到来人的一瞬间表情微动,刘邦也愣了一下。


就在此时,一柄花剑飞了过来,韩信反应极快地跳开,紧接着一把重剑横空扫过,又直直劈向他,韩信眼神一沉,挥枪迎击。


然而枪和剑最终没有碰撞到一起,因为一个身躯正挡在它们中间,一道长长的口子划在那件紫色盔甲上,鲜血滴滴答答地流了下来。

【韩信 击杀 刘邦。 】


六个字登时浮现在峡谷上空。

韩信愣在了原地,花木兰最后看了一眼他,扶起兰陵王迅速撤退,“跟着我!”

在王者峡谷里,死在韩信枪下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几百,他还是第一次这样盯着一个人的尸体看。


那人安静地躺在地上,方才还鲜活的紫色眸子此刻轻轻阖着,他嘴边染着血,仔细看去,似乎还有一道微微上扬的弧度。

可是,他刚刚分明杀不掉花木兰啊……这个人,为什么要冲出来呢?

紫色身影忽地消失在原地,韩信知道他已经复活了,他这才恍然发现,自己竟然站在这对着一具尸体发呆了三十几秒!

从那以后,每次刘邦复活都立刻出现在有韩信的地方,挥着一把剑冲在最前面,却好像虚张声势一样总也打不到人……最后再往往以各种姿势躺枪。

十几分钟过去了,系统的播报声不绝于耳。

【韩信 锋芒毕露 刘邦。】

【韩信 无人能挡 刘邦。】

【韩信 天下无双 刘邦。】

  ……

到后来韩信干脆把他挑到一边,直接略过他去打别人。

最后还是孙尚香先忍不住了,她无比痛心疾首道:“大哥……虽然你这样慷慨赴死我很感动,可你送了这么多我也很难过啊!”

刘邦抱歉地看了她一眼,又开着大朝正在被韩信截杀的小乔传了过去。

最后一波团战,韩信势不可挡直取高地,枪尖抵在刘邦的喉咙上,他问出了那个一直疑惑的问题,“你不怕死吗?”

刘邦笑了笑。

怕,当然怕。

死亡是疼痛的,无论可以复活多少次,都一样让人恐惧。

但他就是想体会一下前世韩信承担过的痛苦。


水晶在下一刻轰然崩裂,迸射出一道道刺目的蓝光,刘邦忽然很想碰一下他的脸,可是他才刚伸出手,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带回了候战场。

他的手尴尬地停在半空中,呆呆地望着眼前的空气。

“喂,输得傻掉啦?”


一只手在眼前晃了晃,刘邦缓过神,看向眼前的少女。


孙尚香拍拍他的肩膀,叹了口气安慰道:“没事儿,多练习就好了,毕竟遇到的是那样的对手。”


小乔也道:“嗯,刘邦哥哥很暖的哦。”


其实不得不说,作为一个新手,刘邦已经做得很好了,因为除了他自己以外,其余四个人在他的保护下几乎没有死过几次。


刘邦冲这几个倒霉又可爱的队友露出一个感激的微笑。


几个人又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几句。花木兰要回家,兰陵王送她,小乔也被一个相貌不凡的男人接走了。


一时间刘邦感觉自己又变成了一个孤家寡人,他对同是“孤家寡人”的孙尚香道,“你不走?”


孙尚香收起那只体型快赶上她自己的弩炮,拍拍手道,“不走,我还要观战呢。”


对了,还可以观战!


刘邦死灰复燃,“赢的人还会继续比赛,是吧?”


“你这么激动干嘛?你又没赢……”孙尚香嫌弃道。


“我跟你一起去!”


“……诶?”


孙尚香一脸懵X地看着刘邦拉起自己就跑,她大叫道:“喂!你往哪走?观战台在那边!”


两人最后挑了一个绝佳的观战地点,不光有座位,还有茶水小吃,刘邦惊讶于这个时间居然还能留下这么好的座位。

孙尚香含糊道:“我在这有认识的人。”


刘邦立即了然,有关系就是好办事!


在接下来的比赛里,韩信势如破竹,连连得胜。峡谷中的候战队伍越来越少,到最后,对战场上只剩下了两伙人,一伙无疑是韩信这一帮,而另一伙,则是上届赏金十连胜的得主——战神吕布!


在赏金赛中,十连是一个神话,一方面很难再找到实力相当的对手,另一方面参赛者的体力也是有限的,因此一旦到达十连就已封顶。


这已经是今天的最后一场对决,也势必是最精彩的一场!


【全军出击!】


激昂的声音回荡在山谷的每一个角落,所有人屏息凝视,刘邦亦不由自主地捏起拳头。


刚一开局,对面五个人就选择了一起入侵野区,韩信这边虽然留了三个人防守,却还是寡不敌众,弃野保命。


另一边,韩信在无人干扰地情况下,单枪匹马收掉了对面的野怪。


既然守不住,能交换便不亏!


但是韩信一个人终究赶不上对面的速度,等他打完,已经被回防的人拦住了去路。好在他一个人吃光了所有经验,成长较快,于是凭着这一优势死里逃生。


刘邦皱着的眉头这才松开。


在紧张的前奏后,真正的较量一点点拉开序幕。对面的主力表面上是吕布,然而韩信早已看穿,核心输出其实是他身边的那个女子——貂蝉。


这两个人都是真实伤害,一个极其灵活,一个坚不可催,二人又形影不离,刚柔并济,技能衔接得十分流畅。


韩信试图从交锋中找出破绽分离击破,但几次下来,都是残血而逃。


看着那人屡屡陷入险境,刘邦好几次都要拍案而起,又被孙尚香强行拉了回来。


又一次狭路相逢,貂蝉摊开手掌,手心凭空幻化出一株粉色花盏,她娇柔笑道:“将军,可愿欣赏妾身的舞姿?”


韩信挑起枪尖,“请。”


裙袂轻旋,风华绽放,美丽的花瓣旋转着朝他飞来,擦着脸颊滑出一道血痕,貂蝉轻盈一跃,闪现而至,三只花球随着她的动作飞出衣袖。


就是现在!韩信握紧枪支,出手如电。


经过几次交战,他发现貂蝉位移之后就是她最弱的时候。三只花球已经打完,在他身上崩溅出一道道血雾,韩信顾不得伤口,他必须速战速决!


长枪循着貂蝉的身影飞速攻去,她每一次落地,都会被准确无误地打中,血量越来越少,正当她花容失色的时候,地面上斗然出现一片红色结界,韩信眸光一凛,真是难缠!


空气接连被划出数道红痕,吕布挥舞着方天画戟从天而降,韩信当机立断退出圈外。


吕布看着他周身隐隐浮动的白色光华,轻笑道:“想不到这些日子传得神乎其神的韩信,居然这么怕死,这么早就祈求贤者的庇护,是又打算逃跑么?”


韩信不答,吕布的笑容却渐渐凝固了,因为他听见了系统里传出了队友焦急的信号声。


【集合!进攻暗影主宰!】


韩信凝望着他的表情,嘴角轻轻扬起,“不是。”


应该说,从一开始,他就没想过要逃。 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拖延住这两个人,为队友争取机会夺下主宰。


枪尖在空气中划出清晰的声音,韩信纵身一跃,“得罪!”

长枪乱舞,带着雷霆之势攻来,貂蝉血量不佳转身想逃,却被一个寒冰惩戒冻住了身形,于是垂死挣扎地丢出一个花球,却再也没机会收回来了。


随着一声痛呼,貂蝉翩然倒地。


【韩信 击杀 貂蝉。】


方天画戟愤怒劈来,韩信反向一跳,脚尖划过地面,瞬间转移到吕布身后,同时一个横扫划破他的脊背。


主宰那里不断传来队友的求助信号,吕布咬咬牙,决定先去支援,然而一把长枪横在胸前,赫然拦住了他的去路。


吕布愤然挑起画戟,砍向那个不知死活的家伙。韩信本就伤得不轻,在吕布疯狂的追砍下节节败退,但他决意与他死缠到底,于是一边躲闪,一边慢慢消耗他的血量。


【嬴政 击杀 阿轲。】

【项羽 击杀 黄忠。】

【主宰已被嬴政击杀。】


听着队友一个个死亡以及主宰被抢的消息,吕布额头渐渐渗出细密的汗珠,他心绪越是凌乱,就越是破绽百出,被韩信趁机磨去了不少血量。


战神吕布几时吃过这种亏,疼痛都化作了愤怒,统统发泄到眼前这人身上。


兵器交接的声音铮铮作响,终于,体力耗尽的韩信倒在了血泊中。吕布立刻回防高地,却在回头的那一刻忽然想起了什么,急欲转身,然而一切都晚了……


电光火石之间,枪身已经从他左心口的位置直直穿了出去,完美地诠释了那三个字: 稳、准、狠!

身后复活的那人缓缓站起来,拔出枪尖。

一股热血喷洒在脸上,他眼睫轻颤,漠然张口道:“抱歉。”

【韩信 击杀 吕布。】

【团灭!】


系统最后一次播报,观众台上霎时呼声漫天,里面不乏女孩子的尖叫声,就连孙尚香也激动喊道:“有点能耐!不愧是赢过本小姐的人!”


然而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坐在一旁的刘邦早已把指节捏到泛白,他的双眼布满血丝。没有人知道,韩信刚刚倒在血泊中的画面,是他多少个夜里的噩梦。

tbc.

评论(9)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