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絮

你是朱砂痣,也是白月光

【邦信】从此不负他

第五章、鸡兔同笼

赏金赛结束了,从峡谷里出来的人群浩浩荡荡,有人交口称赞,有人唏嘘感叹。

刘邦望眼欲穿,也没有见到那人的影子。

“你在找谁?”孙尚香见他东张西望的样子问道。

“怎么没看见决赛的那群人?”刘邦的目光还流转在人群中。

“他们啊,应该从另一个出口出去了吧。”

“啊?”刘邦懊恼又沮丧地收回目光,怎么还有其他出口?

孙尚香调侃道:“怎么?想抱大腿?”

“呃……”虽然她完全曲解了他的意图,但这也不失为一个接近韩信的机会,刘邦索性一问,“可以吗?”

“当然可以,队友不单单是随机分配的,还可以自由组合。不过,你盯上谁了啊?韩信?吕布?”

“韩信。”刘邦想也没想地答道。

“哎呀,这可就难了。”孙尚香捏起下巴,一幅若有所思的样子。

“怎么?”

“韩重言这个人啊,性情寡淡,除了打架,没见他对别的什么东西感兴趣过。所以要想巴结他,只能靠实力了。”

刘邦闻言低下头,不知在盘算些什么。

“不过你也别灰心,你的技能很特殊,如果勤加练习,总有一天能入他的眼。”

刘邦冲她微微一笑:“借你吉言……”

“对了,你饿不饿?”孙尚香忽然转口道。

被她一说,刘邦还真觉得有点饿了,于是点了点头。
孙尚香露出贝齿莞尔一笑,“走!本小姐带你吃好吃的去!”

——————

天香阁。

刘邦抬头看了看横在门上的牌匾。

一路走过来,大大小小的酒楼不计其数,名字更是大同小异,什么聚英楼、群雄楼,甚至争霸楼……反正无一不凸显这里的民风民俗——尚武!

对比之下,这家店的名字简直是阳春白雪,清丽脱俗。

“进去吧。”

刘邦跟着她走进酒楼。台前的掌柜一见二人,立刻毕恭毕敬地颔了颔首,“大小姐。”

店里的伙计也个个笑脸相迎,“大小姐回来啦!”

“嗯。”孙尚香冲他们点点头,吩咐道:“把店里的招牌菜统统准备一份,本小姐今天要招待朋友。”

“好嘞。”小二吆喝着,一头钻进厨房。

“这是……你的店?”刘邦望着这装潢华丽的店面,颇为惊讶道。

“是啊。”孙尚香不掩得意地说道:“还不错吧,我攒了两个月的金币,花了好久才装修好呢。”

“两个月?”刘邦更惊讶了,这里的钱来得是有多快,短短两月就能置备出这样一家规模不小的店来。

“上来坐吧。”

孙尚香招呼他来到二楼的雅间,这里的墙面上绘着粉色的蔷薇花,温馨可爱的装饰风格,与战场上那个炮火千金的形象真是大相径庭。

菜很快上齐了,刘邦品尝着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顿饭。不得不说,这里的厨子手艺真的很好,堪比他在宫里的伙食了。

二人正津津有味地吃着,便听到来自外面的一阵喧哗声,应是又有一波人来此用餐,就坐在他们隔壁。

“韩将军今天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

“厉害,不愧是韩重言呐!”

“……”听到那个名字,刘邦夹菜的手一顿。

孙尚香会意道:“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话音刚落,对面的座位上就已经人去椅空了。

孙尚香:“……”

只听到隔壁的交谈声戛然而止,紧接着传来一句,“在下刘邦,幸会。

……空气又安静了几秒,随后听到淡淡的一声,“韩信。”

“天啊……”孙尚香一手捂住脸,满头黑线。这直截了当的搭讪方式是怎样啊,她隔着一堵墙都替他觉得尴尬啊!

然而刘邦显然没有这份自觉,还在坚持尬聊中:“久闻韩将军大名,今日得见,果然不同凡响。”

“将军不敢当,还是叫我韩重言吧。”

其实这里的人并不是很清楚韩信的身份,大家喜欢这样叫他,也只是因为战场上的他一身铠甲、英姿飒爽的样子,实在很像一位少年将军。

“重言……”刘邦应言唤了声。

尬聊结束,气氛一度十分僵硬。

这顿饭本是这群人的庆功宴,而显然刘邦并不在其中,虽然他很想留在韩信身边,但是实在没有什么恰如其分的理由。

一群人同他面面相觑,心里都想着,这人怎么还不走?

还好孙尚香及时赶来,她一进门就堆着笑容玲珑有度道:“各位英雄好汉能来光顾,小店真是蓬荜生辉!还望诸位慢聊慢享,我就先带朋友回去了。”

说完拉起刘邦就往回走。

韩信若有似无地瞥了一眼她拉着刘邦的手,拿起杯子,轻轻泯了一口茶水。

回去后,刘邦始终关注着隔壁的动静,嘈杂热闹的交谈声中,那人只是偶尔应承两句,但也足够让他欣喜。

直到一个时辰后,那边方才散场。一听到凌乱的脚步声,刘邦立即起身跟了出去,临走前还不忘对孙尚香承诺了一句:“下次换我请你。”

孙尚香看着他绝尘而去的背影,捏起下巴,一脸高深莫测。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

一路上,韩信总觉得身后有人跟着他,回头看,却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物。

不过他也并不是很在意,因为不论是谁,敢打他的主意,倒霉的都只会是那人自己。

刘邦没有跟踪人的经验,他一面要隐蔽自己,一面又要跟上那人如飞的步伐,心中紧张又兴奋。他其实很想直接追上去,却总是有种近乡情怯之感,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那人的身影消失在一个拐角处,刘邦忙追了过去,却发现前面的巷口空无一人。

人呢?他正疑惑,便觉耳畔一道劲风倏然划过,一只手臂被人从后面用力擒住,熟悉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你要跟我到什么时候?”

“……”

可以的话当然是一辈子……但是这个念头只是一晃而过,刘邦急中生智道:“我想,下次跟你一起打赏金。”

“跟我?”韩信怀疑道,“你想我带你?”

“……对,我初来乍到没什么经验,听说重言兄还没输过,所以想请你提携一两次。”

“那你为何要偷偷摸摸地跟过来?”

“重言兄身手如此了得,想与你为伍的人一定很多,所以,想来单独与你说。”

韩信沉吟片刻,松开了他,“你说完了?可以走了?”

刘邦揉着肩膀,笑容窘迫道:“实不相瞒,在下……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韩信沉眉,“你家呢?”

“我没有家。”

“你可以住客栈。”

“初来宝地,身无分文。”

“……”

刘邦说的是事实,本来这里的直接赚钱渠道就是打比赛,然而他第一场比赛就输了,现在可不就是两袖清风么。

相对无言,过了一会,韩信漠然道:“那是你的事。”

说完转身走进一处府邸,还顺手关上了门。

望着那两扇紧紧关闭的大门,刘邦叹了口气,靠着墙边坐了下来。

夕阳沉在一片云彩里,就像他此刻的心境,明明有着无限光亮,却又像是被什么东西挡在了前面,只露出一点微光。

但是那个人就在这里,这就是希望。

夜色渐染,一颗冰凉的水滴落到鼻尖上,一滴两滴,逐渐有变大的趋势……

下雨了?

刘邦四处张望了下,看到那两扇大门顶端有一片延伸出来的门檐,于是挪了过去,靠着门板把自己缩在里面。可是那狭窄的一块遮盖又怎么能挡住一个成年男人,刘邦抱着湿了大半的身子,暗暗嘲笑自己一代君王竟落到这副田地。

门就在这时忽然打开了,刘邦在一瞬间失去倚靠向后栽去,后脑勺正撞到了一个人的腿上,那人往后退了一步,刘邦就顺势躺在了地上……

韩信举着伞,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道:“进来。”

刘邦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喜出望外,忙爬起来跟上了他。

韩信的家里面很大,却只有他一个人在住,大部分地方都是习武场。

刘邦被他带到一间宽敞的屋子,屋里面空空如也,只有两边的武器架静静立在一旁。

韩信随手挑了一把剑丢给他,刘邦怔然地接下。

“你不是说要跟我一起?那就拿出你的本事来。”

刘邦心领神会地点点头,韩信又道:“十招之内,打到我就算你赢。”

“十招?”

“怎么,不敢?”

“好,就十招。”

刘邦举起剑,表情认真起来。

“开始。”

随着那人一声令下,刘邦提剑而上,韩信起初原地不动,却在剑刃即将碰到身体的那一瞬间巧妙避开。

“一。”

刘邦迅速反手一剑,又是被那人轻易躲掉,连衣角都没有碰到。

“二。”

计数声从那两片薄唇中发出,好似无形的嘲讽。

刘邦握紧剑柄,他的心中像是被激起了一层斗志,不仅是因为想要与那人的并肩作战的愿望,更因为在这世上,他最不愿意被轻视的对象,就是韩信。

他不再胡乱攻击,而是从一次次失败中寻找下一次的机会。

前五招内,韩信手无寸铁依然游刃有余,可到后来,他渐渐感觉有些吃力了。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韩信的优势就在于这一点,他的走位就像鬼魅一样飘忽不定,一般人很难从中寻出他的章法,可偏偏刘邦就不是一般人。

因为从遇见韩信的那一刻,刘邦的目光就没从他身上离开过。

白天那几场比赛下来,韩信的身法习性、连招顺序,他通通尽收眼底。因此尽管韩信动作极快,刘邦还是预判到了他的走位,在一臂一剑的攻击范围内,成功眩晕到了他。

韩信显然有些惊讶,看刘邦的眼神里也多出几分不明的情绪。

“十。”刘邦替他说道。

韩信收回目光,淡淡道:“你通过了。”

刘邦邪邪一笑:“承让。”

刘邦不知道的是,自从白天交手之后,韩信便已在心里有了一番打算。传送技能的确稀有,而他单独行动惯了,队友往往跟不上他,每次陷入麻烦也只能独自应对,如果能有此人相助,确实可以化解不少窘境。

只是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个人,特别了解他……

韩信一边想着,一边兀自朝屋外走去。

刘邦追上他问:“你去哪?”

“睡觉。”

“那我呢?”

“我家里没有客房。”

没有?没有正好啊!刘邦满心欢喜道:“没关系,我们可以……”

韩信:“所以你打地铺吧。”

刘邦:“……”

屋外雨声淅沥,刘邦侧着身子躺在被窝里,手肘拄在枕头上,手掌托着脑袋,默默注视着那人昏暗中的侧脸。

他曾多少次盼望着能在梦中见到的人,此刻就睡在离他近在咫尺的地方,容颜安稳,毫发无伤。

刘邦就这样看着他,听着一夜梧桐细雨,久久舍不得阖上眼睛。

梦里,韩信觉得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身上,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一睁眼,发现一只胳膊正搭在自己胸口,转过头就看到刘邦那张放大的脸,那人正挤在自己身边,睡得正香。

韩信拧起眉头拿开了那只胳膊,推了推他,谁知那人又重新搂了上来,半梦半醒地抱怨道:“不要动……”

“……”

韩信无奈又把手扔开几次,可每次没过一会,那只手就又锲而不舍地搭了回来。

他忍无可忍,正想一脚把他踢下去,就听见那人用模糊不清的声音唔哝道:“雏儿,地上好冷。”

“……”

韩信皱了皱眉,看着他熟睡中毫无警惕的脸,轻声问道:“雏儿是谁?”

tbc.


评论(13)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