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絮

你是朱砂痣,也是白月光

【邦信】从此不负他

第六章、比武招亲

一觉醒来,天光大亮,刘邦睁开眼睛,发现身旁空空如也,忙整理好衣衫下榻去寻。

院中,白衣身影清姿卓然,手中的兵器挥舞得猎猎生风,明明是一把长枪,却被他舞出了剑的飘逸美感。褪去一身铠甲的那人,少了几分凌厉,多了几分俊逸。

刘邦斜倚在门边,眯着眼睛微笑看他,“早啊。”

枪头一扫,惊扰了一树繁花。男人收回枪,于落花纷飞中转过头。

“早。”

刘邦走近了些,看到那张坚毅的脸上正挂着几滴细小的汗液,熹微的阳光打在上面,别出心裁地渲染出几分柔和。

他终是忍住了伸手去触碰的冲动,促狭笑道:“昨晚睡得好吗?”

“……”韩信的脸色难看起来,“不好。”

“是么?我却是一夜好梦呢。”

韩信脸色更差了,他瞥开眼道:“练功房收拾好了,你以后去那住。”

“……什么意思?”

刘邦大喜过望,“你是,打算收留我吗?”

“嗯。”韩信不是很情愿地点了头,“我可以让你住在这里,直到你有钱搬出去为止,作为交换……”

他动了动枪,声音扬起几分,“从今天起,你要给我当陪练。”

“一言为定!”刘邦一口应承下来,只要能留下,别说当陪练了,让他当活靶子他都愿意!

刘邦正窃喜,肚子却不合时宜地叫了起来,他堆笑道:“重言兄,我有些饿了。”

韩信看了他一眼,似有些无奈道:“厨房有粥。”

刘邦乐颠颠地跑去厨房,自己盛了一碗,哧溜尝了一口,香滑软糯的白粥填入喉腹,满足之感油然而生,他食髓知味地舔舔嘴唇,冲抱柴进来的韩信道:“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煮粥?”

韩信将柴火扔在地上,反问道:“你昨天才认识我吧?”

刘邦嘿嘿一笑:“说的也是。”

吃过饭过,两人就一同去了对战场。

平日里没有大型赛事的王者峡谷,就是一个得天独厚的切磋场地,人们在此研究阵容,练习配合,竟也十分热闹。

韩信又换上了一身戎装,刘邦看了看他,又看向远处的景色,忍不住赞叹道:“风景真好啊。”

“嗯。”旁边的人应和了声。

刘邦自说自话惯了,没指望他会搭理自己,这一声让他顿觉精神抖擞。

韩信原本话就不多,来到这个世界后似乎更加沉默寡言了,整天一副生人勿近的姿态,刘邦总暗戳戳地想,他的雏儿什么时候才能对自己敞开心扉呢?

正想着,那人已经提枪走进传送门了,刘邦忙跟了上去,嘴上轻叹着:“唉,慢慢来吧。”

熟悉的系统声响起,由于这次是与韩信同一战线,心境自然大不相同。刘邦干劲十足,正要跟着他一起潜入野区,便听那人无情道:“你去下路。”

“……”刘邦只好黯然伤神地去了下路……

走到最外围的防御塔,刘邦先给自己套了层护盾,然后一头钻进茂盛的草丛里,他一进去,就发现里面还蹲着一个人,竟是那日在街上碰到的兽耳少年。

刘邦正想打个招呼,一支飞镖就迎面招呼到了自己身上。

“小耗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元芳皱着鼻子道:“你叫谁耗子,我看你才像个仓鼠球吧。”

说着他又动作飞快地把飞镖往仓鼠球身上丢。

刘邦的护盾被打破,血皮开始往下掉,他一边抵挡一边嚷道:“没想到你这小矮子还挺厉害!”

小矮子不知疲倦地继续丢,仿佛要让他尝尝自己有多厉害,四支飞镖围绕在刘邦身侧,砰然炸开,炸去了一大半的血,刘邦捂着腰上的破洞叫道:“你这矮子忒不厚道,怎么净往人腰上炸?”

李元芳咧起一个顽劣的笑,乘胜追击,这第一滴血他势在必得!

刘邦已经退回塔下,元芳咬了咬牙,一个突进跟了上去,岂料刘邦只是佯装不敌,待他一进入塔内便立刻回身给了他一剑,同时旁边的草丛里忽得蹿出一道红衣身影,将他一枪挑起,李元芳就这样在空中被人拿下了。

【韩信 第一滴血 李元芳。】

“……”

李元芳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两只耳朵没精打采地耷搭着,再没了刚才的锐气。

刘邦坏心眼地在他屁股上轻轻踹了一下,嘚瑟笑道:“个子矮,就别怪我多踩两脚~”

“……”如果李元芳还能开口,他一定会诅咒这只仓鼠球原地爆炸!

从泉水复活出来,李元芳暗下决心一定要在刘邦腰上多穿几个孔,结果抬头便看到了正在回城的狄仁杰。

他有些心虚道:“狄大人,我……”

狄仁杰只是安抚地摸了摸他的脑袋,叮嘱他:“小心点,穷寇莫追。”

“嗯!”李元芳重重点着头。

回顾己方的阵容,另外三个人分别是小乔、典韦和蔡文姬。虽然阵容上有些薄弱,但优势在于拥有高额的伤害和变态的加血,而自己和大人的出色配合也一度是对手的噩梦。元芳暗暗给自己提了提气,背着他的大飞轮朝野区跑去。

见识过李元芳的伤害,刘邦不敢掉以轻心,因为利用少年心性急功近利这一招,是不会有第二次了。他时不时关注着韩信的动向,彼时韩信正在攻打暴君,眼看暴君血量所剩无几,一个巨型飞轮忽然飞到它脚下,利刃瞬间磨去了它最后的血。

一对兽耳随后从草丛里冒出尖来,又迅速位移逃开,韩信追上去正要发动攻击,一只令牌就刷得朝自己飞来,枪头只好调转了方向改为格挡。

毫无防备地,身上已经缠上一圈暗色飞镖。与此同时,一阵轻快的乐声在身后响起,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坐在一只大大的胡笳琴上,正随着音乐左摇右晃轻轻哼唱,女孩笑眯眯地看着他,稚声稚气道:“终于见到你啦,韩信哥哥!”

韩信正回忆是否见过这个女孩,一束音波就朝他袭来,那音波飞行速度不算快,但在触碰到活体后,便会迅速就近弹开,避无可避。

好在那音波的伤害不高,韩信便试图从她这里突破,但是对方的琴音很快便治愈了伤口,十分棘手。

蔡文姬似乎很兴奋,婴儿肥的脸蛋上笑容天真无邪,她张开樱桃小口,甜甜道:“上吧,阿典!”

一声类似野兽的嘶吼从旁边的草丛中发出,如砂纸划过刀锋,沙哑可怖,带着面罩的男人手持一把利斧,来势汹汹地跳了出来。韩信心念电转,双拳难敌四手,纠缠无益!

男人的攻势非常猛烈,狄芳在侧翼趁机输出也十分难缠,韩信正欲做困兽之斗,脚下倏然亮起一道白圈,一个透明护盾稳稳套在身上。

绛紫色身影如神邸一般从天而降,那人剑指大地,竟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霸气和睥睨天下的威严。

韩信抓紧时机,枪随影动,刘邦默契跟上,枪剑一前一后朝狄芳攻去,蔡文姬和典韦欲上前帮忙,却被陆续赶来的敌人缠住,形势瞬间有了逆转。

那几人见势欲撤,却见刘邦深邃的紫色眸子里闪过一丝杀机,他冷笑道:“我心地好,送你们一程。”

剑光飞晃,挑起阵阵血花。恍惚中,韩信仿佛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一个残忍的,不可一世的,对敌人绝不姑息的——掠夺者。

除了蔡文姬在典韦的拼死保护下得以逃脱,其余人悉数被围剿。

携着扇子的小乔姗姗来迟,见此情形正想逃跑,便被韩信一枪勾住了衣领。刘邦看了看那对熟悉的丸子头,冲他喊到:“重言,放了她吧。”

韩信迟疑了一下,应言收回枪。尽管他并不觉得这个人会对敌人手下留情,然而他确实听到了,他要他放过她。

刘邦也有些受宠若惊,因为韩信居然真的会为自己的话而放过到手的人头。

得到释放的小乔如蒙大赦,她怯怯道:“谢谢韩信哥哥。”然后脱兔一样转身就跑。

“嘿,这小丫头怎么不谢我啊!”刘邦对着她飞快离去的背影抱怨道。

其实在王者峡谷,今天还同仇敌忾,明天就你死我活的事情太多了,刘邦想的是左右也不是什么真正的战争,看在曾经同袍的份上,放她一马也不是什么大事。

他更在乎的还是韩信的伤,那人衣服都被划破了几道,上面还挂着血渍,刘邦皱着眉道:“还是来晚了。”

“不碍事。”韩信别开头,避开他关切的目光,想了想又说了声:“谢谢。”

刘邦愣了下,随后暧昧一笑:“客气什么?” ……都有过同床共枕的情谊了。

韩信当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没再多说,又转身扎进野区。

一上午的对战下来,刘邦和韩信已经配合出了惊人的默契,往往韩信一个动作,刘邦就知道他下一步是否要越塔,然后屡次身陷敌营,再双双全身而退。

望着对手苦不堪言的模样,两人相视一笑。

刘邦不禁有些失神,这还是这两天以来第一次见那人笑,他从前怎么不知道一个人笑起来可以这么好看。

他忽然想从这张脸上挖掘出更多的表情,譬如惊讶时的,喜悦时的,负气时的,还有,动情时的……

——————

从对战场出来,刘邦心情大好,在没见到韩信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跟这里的一切都是格格不入的,但当这个人站在自己身边时,他又觉得一切又是那么相得益彰。

不远处的观战台人声鼎沸,叫好声一潮接着一潮,二人遂被吸引了过去。

那是一条狭长的机关道,精巧的机关布置令人啧啧称奇,场地中央,两个人影正斗得不可开交。

听旁边的人说,今天一早就有位姑娘在此比武招亲,到现在为止已经打了七场了,那姑娘真是厉害,那些个大男人上去一个被轰下来一个。

正说着,台上那位也被一炮轰下场了。硝烟一淡,刘邦仔细看了看,那扛着炮筒天鹅一样扬起脖子的少女,不就是昨日那个孙尚香么!

这大小姐……怎么还招上亲了?

刘邦正纳闷,就听韩信在一旁问道:“怎么,你想试试?”

“我?”刘邦指了指自己,“算了吧,干嘛这么问?”

韩信认真道:“这姑娘来头不小,你若能得她青睐,做个上门女婿,也好过寄宿在我家。”

“呵呵,”刘邦干笑两声,心道你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想赶我走?没那么容易!

“话虽如此,但你看她那么剽悍,我哪里是对手?”

韩信微微扬起嘴角,“我可以帮你。”

话音一落,他就纵身跳进机关道,还没等刘邦反应过来,韩信就已经站在孙尚香面前,尔雅有礼道:“请姑娘赐教。”

刘邦已经呆若木鸡,这家伙搞什么啊!

孙尚香和在场的观众也都是同样的反应,“韩……韩重言?”

韩信从善如流地笑了笑,“请?”

孙尚香咽了咽口水,举起弩炮,“嗯,开始吧。”

与韩信打,孙尚香自知是没有几分胜算的,想来韩信的条件也算百里挑一,嫁了不亏,但她绝不是一个轻易服输的人,因此每一次的攻击,她都全力以赴,不留余力!

炮火的攻击力很高,但是伴随的缺点就是不够轻便,与韩信的灵活攻速流相比,会很吃亏。

因此一旦韩信近身,孙尚香便毫无办法,在多处重伤体力不敌后,孙尚香不甘心地扶着肩膀,咬了咬唇自嘲道:“果然还是差得远啊……”

她用尽最后力气发出一炮,然后静静等待死亡,岂料韩信竟未躲开,生生接住了那一下。

烟火消散,韩信半跪在地上,抹去嘴边的血液,心悦诚服道:“我认输。”

刘邦见状,也没有顾及到单挑时旁人不得介入的规则,竟就贸然跳了上去。

场上顿时一阵哗然,有人替韩信惋惜,也有人替孙尚香惋惜,都对这突然的变故感到不可思议。到最后更多人则把关注点放在刚上场的刘邦身上。

在王者峡谷,有一条约定俗成的规矩, 站在了机关道内,就是默认来挑战的,结果必须有一方倒下,或者有一方认输。

而此时的刘邦只需动动手指便可抱得美人归,岂不美哉?众人齐齐把目光投向刘邦,等着看他坐收渔利。

谁知刘邦竟在众目睽睽之下弃了剑,拱手抱拳,语气中似有歉意道:“我认输。”

此言一出,在场观众皆瞠目结舌……

“你!”孙尚香气得差点吐血……最丢人的不是输给他,而是摆明了会输,人家却不要!

刘邦默默扶起一旁的韩信,脸色铁青,用只有他们俩能听到的音量冷冷道:“今天赢的钱全部给你当租金,以后不要开这种玩笑。”

“……”韩信诧异地看着他,他在……生气?

隐约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别人的终身大事,好像确实不该由他来决定。只是向来对别人的事全无兴趣的他,怎么就收留了一个素昧平生的人,还心血来潮地为他做出这种事,韩信对自己近来的行为越发不能理解了……

正当二人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低调离场时,又一个男人出现了,他拎着一个配置比孙尚香更加夸张的重型武器,毫不怜香惜玉地朝她开了一炮。

男人用手抬起低垂的帽檐,笑容如沐春风,“看来,你是我的了。”

tbc.

评论(24)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