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絮

你是朱砂痣,也是白月光

【邦信】从此不负他

第七章、剑歌当空

【刘备 击败 孙尚香。】

伴随着一声系统播报,机关道上的人全部被传送至场外。

孙尚香一复活就要跳去找刘邦算账,却被一只大手擒住了衣领,“娘子?急着去哪啊?”

反手拍掉那只咸猪手,孙尚香回头怒气冲冲道:“刘玄德,你有完没完!”

“娘子何出此言?”

“不准那样叫我!”

“那……香香?”

“更恶心!”

“嗯,还是‘娘子’好些。”

“你!”孙尚香气结,“你为什么老是缠着我不放?”

“不是我不放过你,是你不肯放过我。众所周知,这观战席是我旗下的,你来这里比武招亲,难道不是打给我看的吗?”

“我……”孙尚香无言以对,天知道她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点!

“呐,我看你玩得差不多了才上去的,怎么样,没扰了你的兴致吧?”刘备龇牙一笑,格外欠扁。

孙尚香强忍下一炮轰死他的冲动,坚决道:“反正我是绝对不会嫁给你的,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可你败给了我却是事实,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还想抵赖不成?”

“那是你趁人之危,卑鄙无耻!”

“无耻总比无情好,我看得出,方才那两位对你无心,你又何必……”

“闭嘴!”

他不提还好,这一提孙尚香只觉得羞愤难当,她怒喝一声,眼眶没忍住地泛起一圈潮红。

“喂,你,你别哭啊……”刘备有些无措,伸出手去帮她擦掉眼泪,却被人一掌打了回来。

“别碰我!”

“……”刘备的目光终于黯淡下来,讪讪收回手,从怀中取出一张榜纸,送还到孙尚香手里。

“当初揭榜实属无心,但对你却是真心实意,我知你不喜被人控制,也知你不愿离开东吴,但我希望你看到的只是我这个人,而不是要联姻的对象……还有……”

刘备转身前,郑重地说了一句,“你若不嫌弃,蜀地便是你的家。”

孙尚香望着他的背影,默默收紧手指,她手中那张褶皱的榜纸上列着丰厚的条件,而最后一行,是一条清晰简练的要求:“同意终身接受麻烦公主一名。”

——————

峡谷的出口处,有一块高耸的石碑,原本它只是块天然形成的石碣,却被人雕琢出了精美的花纹,上面还题着几行恢宏的诗句,字字镌刻,翩若惊龙。

每次经过,人们总会停下来观摩评赏一番,韩信也不例外。只是今天,那里却多出了一个人。

与旁人不同的是,那人并不止于观看,而是在亲手题字。

只见他手持三尺长剑,踩着石碣轻盈而上,一手扬起酒葫芦猛灌一口,一手挥舞着剑刃,在坚硬的石壁上剜出道道深痕。

他的动作行云流水,恣意狂放,连韩信也忍不住多看两眼。望着石壁上多出的字,韩信默念道:“将近酒,杯莫停。”

“将近酒,杯莫停……”那人旋身跃下,胸前的朱穗随着他的动作扬起又落下,他口中叼着一根草叶子,一幅玩世不恭的模样,接着吟道:“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剑气扫过,刃尖直指韩信,剑的主人却是一脸真诚笑意,“这位兄台,可愿与李某切磋一二?”

虽是个问句,听上去却是不容拒绝的语气。

韩信眉头微动,“为何是我?”

那人微笑道:“因为你配。我看过你的身手,还不错。”

“那又如何?”

“你需要一个对手,刚好我也是。”

“抱歉,今天不想打。”

“那就改天,我随时奉陪。”那人似乎很有耐心。

韩信眯起眼睛,问道:“你是什么人?”

“什么人?”那人跟着重复了声,接着道:“名字的话,鄙人姓李,单名,一个白。”

“李白?李太白?”此言一出,围观的众人立刻骚动起来。

“传闻中的……青莲剑仙?竟这么年轻!”

今天究竟是什么日子?怎么好戏一幕接着一幕?先是一大早就有人比武招亲,然后韩信惜败,美人被拒,英雄截胡,现在又突然冒出了名不见经传的青莲剑仙?

听闻身后的议论声,刘邦也向这边望来,他本来有些生气,丢下韩信快走了两步,谁知再一转身人却不见了,匆匆掉头回来,便看见了这么一幕。

“韩信,字重言。”韩信正对着一个小白脸道着自己的名字。

“嗯,我记住了。”小白脸满面春光地应承着。

一股无名火蹭得蹿上心头,韩信那副明摆着心情尚好的样子,对比上面对自己时的那张冰山木头脸,简直就像在刘邦胸口上重重打了一拳,他大喝一声,“韩重言!”

韩信茫然地偏过头,刘邦压着怒火,声音放低了些,“我饿了!”

“……”韩信看了一眼他,又把头转了回去,道:“那就下次再约。”

“随时恭候。”李白浅笑。

说完,韩信看也没看刘邦,径直从他身旁走过。刘邦深吸了一口气,十指蜷起,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忍耐,是一门学问。

他们走后,李白也不知在什么时候离开了。只留下几个闲人议论纷纷。

有不明真相的人问道:“这青莲剑仙怎么突然回来了?”

一个髯胡男子道:“传言青莲剑仙向来与那宫廷御医徐福之徒交好,后生出分桃断袖的情谊,谁知那御医的徒弟清高得很,剑仙爱而不得,这才远赴塞外。”

旁人一脸惊讶:“还有这种事?”

“假的假的,听说他这次还从塞外带回来一个美人呢?”另一个人接道。

“美人?男的女的?”

“废话!当然是位姑娘!”

“嗨!正所谓无风不起浪。” 那髯胡男子摸了把胡须,高深莫测道:“诸君须知,野史方为正史啊!”

一群人深以为然,唏嘘声此起彼伏。

此时有人咦道:“诶?这位大胡子兄弟颇有些面熟啊。”

“哦,我乃……”

“云长,你在这干嘛呢?”

关羽刚想介绍自己,就被刚从机关道里出来的刘备打断了。

一见自家大哥出来了,关羽忙凑过去问:“怎么样,赢了没?嫂子呢?”

只见刘备的脸色立马垮了,“唉,赢了比武,输了人。”

“啊?为什么啊?”

“别问了,回去吧。”

刘备径直往外走,关羽穷追不舍:“是不是嫂子看不上你?没事儿,你的条件还怕找不到好姑娘么?当初替你揭榜也是看那东吴条件开得好,谁知道这小妮子这么挑剔?……诶,对了,我还认识一个姑娘,回头……”

刘备终于忍无可忍:“云长,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

“啊?我……有吗?”

tbc.

(ok,存稿发完终于舒坦啦!不要脸地再求一波评论吧~~然后接下来就要专心准备考试了!小伙伴们,七月再会!(ಥ_ಥ)等我!等我!等我!💜💛❤)

评论(15)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