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絮

你是朱砂痣,也是白月光

【邦信,副白鹊】从此不负他


第八章、相思成茧

长安街上叫卖声热闹非凡,这是有名的繁华都市,西域的游旅诗人曾吟唱,五湖四海的商客在传响。

那些街边的摊铺,小到卖糖葫芦的,大到卖二手兵器的,琳琅满目绵延十里。

刘邦亦步亦趋地跟着前方漫步的身影,一边左右赏玩。

一个首饰摊偶然吸引了他的注意,他随手抄起一支发簪,想象着用它束起那人长发的样子,痴痴一笑。又无意一瞥,便看到一块莹白玉佩静静躺在一侧。

白玉无瑕,玲珑剔透,上面雕刻着虬龙的图案。

龙,向来是天子的象征,但是在这个世界似乎没有这种禁忌。刘邦细细把赏着那枚玉佩,仿佛这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东西。

白龙,最适合他的雏儿。

刘邦抬头,看到人群外那个红色身影回头寻视的目光,心情顿时如当下的晴空,万里无云。

他用身上仅有的金币换了那玉,便朝韩信招手跑过去。

韩信流转的目光落到他身上,环胸淡然道:“你最好当心,若是跟丢了,我可不会管你。”

刘邦笑道:“不会。”

黄泉碧落他都跟来了,又怎么会在这里丢了呢。

他扶住韩信的肩,不待他反应便把一个物什簪入他发间,那是他结账时顺便讨要的簪子。

韩信下意识伸手去摘,却被刘邦抓住了手腕。

“别动,可不便宜。”

“……”

看着韩信一脸窘然的模样,刘邦终于绷不住嗤笑出声
,因为那娟秀的簪花同那泼了丹砂般的长发实在太过违和。

韩信黑着脸拔掉簪子,朝他脸上一甩,转身就走。

刘邦在破相之前手忙脚乱地接住,又黏了上去,“别生气啊,开个玩笑而已,其实你戴着挺好看的,真的……”


长安街的另一头,白衣剑客徐徐而行,腰间酒葫悬挂,嘴边绿叶衔着,过处频频引人回望。他行至长安唯一的医馆,驻足在门前。

熟悉的药香,弥漫在药堂的每一处空间,屋内的摆设都不曾换过。

李白用剑轻轻击打门前的木质风铃,想起从前每次故意受伤,再来找那人医治的情景,不由勾唇浅笑。

“是谁?”青年人沉着的嗓音从隔着一扇布帘的内堂传来。

“我。”

“你又是谁?”

“……”

那人的脾性一贯如此,李白也不愠,只耐心报了名字,“姓李,单名一个白。”

“哦?原来是青莲剑仙。”那声音尽量显得镇静淡然,殊不知打李白一进来,那浓烈得几乎把药味掩盖下去的酒香,便已将来人的身份昭示天下了。

“剑仙来这里做什么?”

“来医馆,自然是看病。”

“柜子里有药酒,自行取用便是。”

“这次并非外伤,烦请神医大人亲自出面诊治。”

帘后静默了一会,随后帘子轻轻掀开一角,从缝隙中飞出一根细长的丝线。

“绑在腕上。”

李白抓住丝线一头,心有不甘道:“神医当真就不肯出来一见?”

那人不语,李白只好遵从他的话,将丝线系在了手上,坐在一旁静静等待。

长线绷直,在指尖轻触下微微颤动,里面的人再次开口:“有什么病症?”

“食不下咽,寝不安眠。”李白漫不经心地说着,想象着长线勾连的那头,那人是怎样一幅眉目神情。

“你脉相平稳有力,并无疾患。”语气中似乎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神医可知这世上还有一种病,叫心疾。”指腹顺着细丝轻轻摩挲,李白浅笑若旁人,但眼底的认真却分毫不似掺假,“伤病可医,相思何解?”

“……”

须臾,帘后人故作蒙昧道:“剑仙病得蹊跷,我学艺不精,你还是另谋高人吧。”

“若我说,只有你能治得好呢?”李白紧紧注视着那扇帘子,恨不能立刻就闯进去,但他仍是忍住了。

又等了一会,里面传来淡漠疏离的一声,“请回吧。”

李白颓然失笑,缓缓起身,声音有几分落寞,“你知道,若你不肯,我是从不愿勉强的。”

临走前,李白不死心道:“三年,再三年,我总能等到你不再躲我的那天。”

线扣垂落,风铃声响,背靠在墙后面的青年终于撑不住滑坐在地上。

繁冗的绷带缠绕在他的手臂、胸膛上,裸露处的皮肤泛着一种病态的青色,在那层几近透明的肤色下,似有一圈红色纹路隐隐浮动,红纹自脖颈一直攀爬至面部,最后从右眼划出,闪过一道妖冶的猩红。

他歪头静静看着躺在手心的丝线,似乎上面还残留着某人的温度。

三年。

自那日后,他们竟已三年未见了。

眼睫轻合,掩盖了流火般的红瞳,只剩一张清癯的面容。

“就当我对不起你,你就忘了我吧。”

tbc.

考完了几科,小更一次免得被遗忘😂😂😂6号就放假啦,大家要记得等我哦!

评论(15)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