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絮

你是朱砂痣,也是白月光

从此不负他【刘邦x韩信】


第九章、赤诚相对

沉重的铠甲卸在一旁,雪白中衣披挂在屏风上,发冠取下,长发如瀑般垂落。

韩信伸手试了试水温,恰到好处,他正要跨进浴桶里,门忽然从外面被人推开,一个一身紫的男人大大咧咧地闯了进来。

动作倏然定住,门口的人也愣在了原地。

感受到那道赤条直白的目光,韩信立刻转过身,唰地扯过一块布料围在腰上。

“额,”刘邦吞了吞喉咙,“我不是……”

“出去……”韩信隐忍道。

“好,好……”刘邦识相地退了出去。

“回来,关门!”

刘邦又听话地辙回来,两扇门在他双手的操控下慢慢悠悠地合上。

待刘邦离开,韩信才转过身跨进浴桶,半个身子沉入水中,缓缓吐了口气。

“砰砰——”

门又被人敲响,刘邦的声音贴着门缝传来:“需要加热水吗?”

“不需要。”韩信脸色有些欠佳。

“奥……”门外人悻悻离开。

等了一会,确定外面再没有声音了,韩信皱着的眉头才略微放松,拿起水瓢朝脖子上淋起水来。

“吱嘎——”,窗子忽然打开,只见刘邦趴在窗边,抖动着手里的帕子,殷勤一笑:“要擦背吗?”

“不要。滚出去。”韩信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句。

与此同时,一个物件从韩信手中噌地扔出,刘邦反应飞快地缩回脖子,水瓢几乎是贴着他的头皮飞了过去,落到外面的地上,又接连弹出好远。

“我知道了知道了……”刘邦灰溜溜地退出去,脖子还保持着瑟缩的状态,双手长臂猿似的勾上了窗子。

屋外夜凉如水,刘邦却是燥热难耐,踱步在庭院的池塘边,阖眼尽是蒸腾的水汽,氤氲的雾霭,结实的胸膛,紧致的腰腹……不自觉捂住鼻子,此等画面,怎一个香艳了得。

另一边,因碍着刘邦的缘故,韩信没洗多久就出来了,一出门便看见了背靠大树物理降温的某人。

闻见开门声,刘邦转过头去,只见韩信浑身上下衣衫整齐,一丝不苟。佯作云淡风轻地笑道:“洗好啦。”

韩信不理他,兀自挑选兵器。

刘邦忙打断道:“且慢,咱们今天不用兵器了,赤手空拳地比划怎么样?”

韩信挑了下眉,不知他又在打什么主意,只是从容地道了声:“随意。”

他比了个请的手势,刘邦便不客气地先手袭来,韩信出拳格挡。两人你来我往,互不相让,拳脚相接间,竟也打出了倏倏的破风声。

韩信重攻速,时常令对手措手不及,刘邦就反其道而行,极少正面交锋,而是以退为进,严格防守,滴水不漏。刘邦向来精明,且有着异于常人的耐心,他就如同一名出色的猎手,随时等待猎物心浮气躁,再伺机而动,给予对手致命一击。

经过几次交手以及他在战场上不俗的表现,韩信心知此人绝非泛泛之辈。尽管在他脸上总是那副戏谑的笑容,但是一个人眼中的锋芒,是决然无法掩藏的。

对付刘邦,韩信知道切不能心急。奈何他极力想稳住心神,却架不住对方屡屡的挑衅。

原本只是扼住了手腕,刘邦偏要把手指继续往下滑动,在他手背上若有似无地抚摸一下。或是一掌打在他肩上,指尖却顺势挑起他的下巴……一来二去,韩信终于忍无可忍。

任哪个男人被另一个男人如此调戏也不会无动于衷的,更何况这个人刚才还把他看光了,他现在只想把那两只不安分的爪子卸下来。

那对爪子似乎还不知道自己的处境,竟然变本加厉地攀上他的腰肢。韩信眉头一紧,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掰,在刘邦失力痛呼的时候狠狠踢向他的腘窝,紧接着一脚把他踹进了旁边的池塘里。

“你很热是吗?那就好好降降温吧。”韩信冷冷道。下一刻,他只觉得一阵凉风吹过,涤荡着火热的胸膛。低头一看,衣衫尽开,腰带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扯了下来。

刘邦从水中狼狈爬起,手中却攥着一条长带,他吐了口池水,笑得一脸得意。

刘邦就是有这种本事,即便他输了,他的对手也绝对高兴不起来。饶是韩信这种喜怒不行于色的人,此刻也有种把他扒光了捆起来游街的冲动。

然而还没等他决定要不要动手,刘邦的脸色就变了,只见他先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似乎是弄丢了什么东西,接着又低头往水里去寻,可是池水幽幽,晦暗不明,哪里看得清,刘邦找了一会无果,便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

这池水说浅不浅,说深也不深,可刘邦这一下去却迟迟没有上来。水面一时平静的吓人,韩信心中开始有些不安了。他试探性地唤了一声,全无回应,便再不耽搁地扯下衣服跳了下去。

正值夏末秋初,池水很凉,却不如韩信的心凉,因为刘邦沉下去的那一片地方什么都没有。正当他憋了口气准备再潜的时候,身后突然掀起一阵扑通的水声,手臂被人从后面一把捞住,“你怎么也下来了?”

韩信不愿承认,在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时,他心中竟涌出一种从未有过的欣喜。

刘邦抹了把脸上的水,戏谑道:“怎么,怕我死啊?”

韩信却笑不出来,“你到底在找什么?”

刘邦神秘一笑,另一只手从水中伸出来,只见那只手的食指上正挂着一块莹白剔透的美玉,玉配上刻着龙纹,在月华的照射下闪着柔美的光泽。

他把玉佩塞到韩信手里,郑重道:“给你的。”

“就为了这个?”韩信攥着玉佩,莫名有些愠怒。

“是啊,这个很贵的。”刘邦故意说得很邪乎,还一副邀功请赏的姿态。

韩信脸色稍霁,“为何要送我这个?”

“为了答谢你收留我呗。”刘邦一边说着,一边拉着韩信游到岸边,先把他托上岸,再由他把自己拉上去。捡起扔在一旁的衣服给韩信披上,全然不顾自己的身子还湿淋淋地滴着水。

韩信敛眸道:“回去洗洗擦干,早点休息吧。”

望着韩信半露的胸膛,刘邦笑道:“要不,咱俩一起洗洗,如何?”

“不如何。”韩信立马回绝,转身便走。

刘邦也没再纠缠,只是目送着他的背影粲然一笑。

折腾了半天,他也乏了,仰起脖子伸了个懒腰。星河璀璨,倒映在眼中,看来明天又是个好天气。好心情地跑去厨房烧了两桶热水,给韩信送了去,再回自己的“练功房”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

是夜,刘邦躺在床上无心睡眠,翘起二郎腿,手指一下一下地点着肚皮,脑中不由自主地描摹着那人的身段,幽幽叹了一口气。

“一个人睡真寂寞啊。”


tbc.

评论(13)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