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絮

你是朱砂痣,也是白月光

从此不负他【邦信,副白鹊】

第十七章、该醒醒了

“你是谁?”

刘邦半睁着眼睛,总觉得周围这些蝴蝶有些熟悉,很像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在幻境中看到的那只。

那人微笑看着他,略有为难道:“糟糕,睡了太久,名字忘记了呢。”

他指节上擎着一只蝴蝶,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或许,我是这只蝴蝶也说不定。”

“……”刘邦不知说什么好。

但听一声破风的声响,一只利枪擦着耳背划过,刘邦脸色惊变。

“重言?!”

被唤到的人双目泛红,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愤怒和癫狂,他像是一只受了惊吓的凶兽,正对着身旁的空气奋力挥砍。

“他怎么了!”刘邦想要阻止他,奈何根本无从接近。

“似乎是被困在梦魇里了。”一旁的人不紧不慢地解释道。

“那怎么办?”

“没办法,只能靠他自己解决。”说着,那人御着他的大鱼,动作笨拙地躲远了些。

“……”

刘邦暗骂一声,硬着头皮冲上去,一面躲闪周旋,一面呼喊着他的名字。

“韩信!你清醒一点!”

“韩信!”

“醒醒!”

韩信置若罔闻,杀伐之气凛然。在他眼前只有一片晃动的人影,从模糊到清晰,逐渐化作一张铅华冶艳的脸。

“韩将军,当真觉得君主对你不曾有疑?”

韩信一手扶住脑袋,身形微晃,“我没有,我没有……”

“那将军觉得今日这出是谁的意思?”

“我没有!你为什么不信!”

“将军,安心地去吧……”

“不要过来!走开!走开啊!”

“呵呵……哈哈哈哈……”

女人的嗤笑声回荡在耳边,霎时间天旋地转。回忆里满目猩红,隔世的痛苦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你为什么不信我!”举起枪,不遗余力地朝前刺去。

裂帛的声音顿时传来,伴着一声闷哼,手中的枪被人一剑劈落。

韩信失力跌在原地,静静躺着,仿佛生命就快流逝殆尽。

刘邦咬着牙,拔掉刺穿臂膀的枪头,蹲下去用一只胳膊抱起他。

“刘季……”韩信闭着眼睛发抖,无意识地唤着他的名字。

刘邦顿了一下,“我在。”

“我没有反……”

“……”

一只手将他带得更紧,“我知道。”

叮咚!

“恭喜贵方心愿达成。”

“什么?”刘邦茫然,那只很久没有说过话的蝴蝶又突然出现在眼前。

“您最大的遗憾已经填补,引导您来此的强大意念得以解除,您可以回到原地的世界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什么?”

“蝴蝶是我,我就是蝴蝶。”

先前温柔的女声突然转变成一个男人的声音,听上去还有些熟悉,刘邦看了看躲在不远处的那个骑鱼的男人……是了,就是他!

刘邦单手扶起韩信,一步步朝他走去,“你……”,想了想又改口道:“前辈?”

那人眼睫轻合,正微微打着鼾。

“我的本体睡着了,你叫不醒的。”蝴蝶飞在他肩头,轻轻敛起翅膀。

居然睡着了……旁边有人性命攸关,他居然还能安心睡觉!

“他就是这样,醒了也似睡着,睡了也似醒着。有一天他要是真的醒了,你的心上人可就不在了。”

“什么意思?”

“世间本无轮回,而有些人能够为死去的人创造轮回。简单来说,整个王者大陆不过是这人的一场梦,你我皆在梦中。”

“这都是……梦?”

“没错,我之前说过,你并没有死,因此你本不属于这儿,若再不回去,你在那个世界的命星,就真的陨落了。”

“……是不是死了,就可以永远留在这里。”刘邦道。

蝴蝶飞走,落在那人鼻尖,他缓缓张开眼睛,蓝眸清澈,如同蒙上了一层水壳。

“永生不过是场幻梦,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这里的一切终将不复存在,你又何必执着?”

刘邦沉眸,没有说话。

“该醒醒了。”那人抚摸了一下大鱼的头顶,大鱼晃了晃身体,载着他转身离开。


该醒了吗?刘邦看了看怀中的韩信。


不可以……他为他制造了这样一场美梦,怎能收回。

tbc.

评论(1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