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絮

你是朱砂痣,也是白月光

从此不负他【邦信,副白鹊】

第十八章、太古魔道

晨光熹照,树木肥大的叶子落下一颗晶莹的水珠,正打在正下方一个小男孩的脑门上,男孩的衣服全被露水沾湿了,他打了个喷嚏,声音颇有些委屈道:“师父,我们还要等多久啊?”

“不必等了。”男人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笃定又轻慢,“越人,去把那只蝴蝶捉来。”

男孩顺着师父的目光瞧了瞧,见不远处的一株花间,正栖着一只漂亮的淡蓝色蝴蝶,一对翅膀薄如蝉翼,在阳光下轻轻翕动。

男孩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刚要伸手,蝴蝶就立刻警觉地飞走了。

“嘿!别跑!”

男孩立马从腰间掏出一只药瓶,对着空中扬手一抛,细小的粉珠顷刻飞出,洋洋洒洒,沾在了蝴蝶的翅膀上,那蝴蝶便再也飞不动了。

男孩得意地接住它,谁知那蝴蝶刚落在手心,便如幻影一般消失不见。随即身后传来一串响亮的咳嗽声,男孩刚一回头,就被一只巨大的鱼头拱翻在地。

蓝发蓝衣的男子正坐在那只大鱼身上,左拳掩口,脸颊咳地微微泛红,声音嗔怒道:“无理的小鬼!”

男孩坐在地上,惊恐地仰视着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和鱼。

“小徒顽劣,徐福代他向贤者赔罪。”一旁的男人忙伏下身子,礼数很是周正,却不觉谦卑。

“扰人清梦,不可原谅。”

“……”

徐福一时猜不准这稷下贤者的脾气,只得保持着鞠躬的姿势,抬着不是,低也不是。

“罢了罢了,你们来这里做甚?”

蓝衣男子半睁着眼睛,语气轻飘,却带着不容侵犯的威严。“难道你不知擅入禁地,是何后果?”

“贤者莫怪。”徐福立刻半跪下来道,“晚辈在宫中为医,此番是来寻求名药,为女皇医病。”


“哦?你想求什么药?”

那人瞳澈如水,徐福竟不敢抬头直视,“晚辈听闻……这稷下圣地生有一种魔莲,香气能使人精神焕发,食之强身健体,百病全消,遂来求之……”

那人微微皱了皱眉,“魔物乱人心性,不慎用则入魔道,你那女皇不过是偶感伤寒,如何需要这等邪物?”

“……”徐福心道这稷下贤者果真通晓一切,瞒骗不得,于是怀着几分侥幸道:“贤者创世,但世人大多是普通人,相比之下,魔种更为强大,据我所知,那魔莲乃是上古神物,何不借此将凡人加以改造……”

他还未说完,便被那人回绝道:“自古人魔不两立,何况我只是做了一场梦,梦里的人强大与否,却与我无干。”

“……”徐福捏了捏拳头,挤出一个假笑,“贤者说的是,既然如此,那晚辈只好回去请罚了。”

那人垂下眼帘不再言语,徐福悻悻起身,“越人,还不走?”

“是,师父。”一直在一旁不敢做声的小男孩懦懦应道。


几年以后,当初懵懂无知的小男孩已经长大成人,并且成为长安城内有名的神医。

这一年宫中突发怪病,原因不明,应师父的命令,他只得再次踏入这片禁土,去寻找那株传说能治愈疾病的奇花。

幽暗的石窟,蜿蜒深邃,空气中弥漫着灼人的热度,沿着缓行的水流一直走向石窟最深处,便见一株红色花盏孑然独立于幽潭之上,明艳的颜色似乎将整个水面都染映成了一片火红。青年受那颜色蛊惑,贸然去摘,却不知这一伸手,便是万劫不复。

浸泡在乌黑的药池中,青年人的意识逐渐被体内的魔气侵蚀,他的双眼泛出妖异的猩红,凝视着眼前的男人,忽然从水中站起来,一只手掐住那人的脖子。“你是何人?”

“放你自由的人。”徐福毫不慌乱道。

“自由?”青年嗤笑一声,仿佛听到了一个陌生的词。

徐福又道:“被禁锢在那种地方,终年不见天日,你不恨吗?”

青年微微垂下眼,松开他,若有所争道:“子休是为了净化我的魔性。”

徐福揉了揉脖子,轻蔑道:“净化?呵,他不过是忌惮你的力量,就像对待其他魔种一样,让他们变成温顺的绵羊,听话的宠物。”

“……”

“人魔不两立,你在他眼里,只不过是需要净化的污秽罢了。”

“闭嘴!”

青年周遭魔气忽涨,愤怒的业火在黑压压的水池边缘燃烧,火光照亮了对面男人野心勃勃的脸。

徐福的声音像是毒舌的信子,紧紧缠绕,“但……若你成为魔神,你就有资格和他站在一起,甚至凌驾于他。”

“魔道在没落,让你的族人强盛起来,这才是你——太古魔道应该做的事。”


——————

过人高的植物遍布身旁,所经之处擦着娇嫩的叶子,现出点点萤光,当真如梦境一般浑然。

但刘邦却无心观赏,因为韩信尚未清醒,他又不认得路,要想走出去,只有跟着那个自称创造了这个世界的男人了。

两个人一伤一弱,走起路来异常艰难,那人回头看了一眼,无奈地停了下来,在鱼背上蹭了蹭,挪出一块地方,刘邦立刻心领神会地扶着韩信爬了上去。


背上多了些分量,大鱼不太情愿地闷哼一声,又被主人摸了摸脑袋,这才安静下来,继续向前。


周围皆是陆地,那大鱼却仿若徜游在水中一样自如,刘邦深感奇异,但也只有以梦为由,来解释这种现象了。

“我们现在要去哪?”刘邦忽而问道。

“被梦魇困住的不止你们两个,我去看看,又是哪个家伙扰了我的清梦。”

“……其他的人。”

刘邦立刻想到了李白张良他们,眉头不觉皱起,不知他们现在哪里,有没有遇到什么不测……

tbc.

(um……看似快要变成玄幻小说了,实则已经变了2333
还有就是,我当初想这个文的时候,扁鹊那个皮肤还不叫救世之瞳,所以这里还按红莲之瞳来了。
然后最近眼睛的黑影变多了π_π昨天在爹妈的逼迫去复查了一下,医生的意思是没什么大问题,但是继续作死就不能保证了,所以我大概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再玩游戏,这篇文更完也就基本告别手机了-.-
最后呐,写到这里,这篇就即将要完结了,至于白鹊会怎样,红莲是否会有善终,邦哥最后有没有回去,也马上就会见分晓了,感谢大家一直的陪伴,笔芯笔芯笔芯♡)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