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絮

你是朱砂痣,也是白月光

梅开二度

exo开度  古风同人文

(一)酒妖
冬寒料峭,苍茫雪山在天地间截出一方银装素裹的世界,极目望去,皆是耀眼的白色。漫幕雪白中,隐约得见两点黑影曳足其间。走在前面的人着一身墨色道袍,衣角翻飞,行于深山巨谷之中仿若闲庭散步般轻健自如。而其后几丈外,另一墨衣身影正负箧曳屣,步履维艰。后边这人就是我,都暻秀。
如你所见,我是一个道士,名字是师父取的,取“光明、美好”之义。对了,前面那位便是我师父,鹿晗。 所谓人如其名,鹿晗的确是只鹿妖,而他顶着张清晨小鹿般的俊秀容颜,其实已经一千三百多岁了。
至于我,我也不知我是什么来历,只是自我有神识起,见到的第一个人便是师父。他渡我法术,助我化成人形,并问我是否愿意跟他一起修仙问道。那时他笑容真诚美好,童叟无欺,再加之对我有点化之恩,我便一时冲动地答应了。
如今我总不禁怀疑,他当初收我为徒,不过是为了能随时随地饮上一杯好酒,因为我有一项本领,那就是生来精通酿酒之术。由此,我便姑且给自己定义为“酒妖”。
别问我为什么不叫酒精,俗!
一路走来,我们降伏过各种山妖鬼魅,师父让我汲取它们的精魄以提升自己的修为。每汲取一缕精魄,我的灵力就会增添一分,所酿之酒也愈加浓郁馥雅。每当这种时候,师父就会忙不迭跑来,笑得一脸谄媚,道一句:“好徒儿,辛苦了。” 然后饮着新酿啧啧称赞。我绝对相信,当初他收我为徒目的之单纯,没错,单纯的嘴馋。
不过此刻,我宁愿师父对我的酒不要这么情有独钟,因为要背着身后这满满一箱子的酒走在这种积雪三尺,妖兽难行的山谷里,绝壁是对我浅弱修为的极大考验。
前日听闻终南极寒之地有灵妖现世,师父自当欣然规往。不过那妖孽好死不死地偏生在这么个千山鸟尽,万径无人的鬼地方,实在是太任性了!
心中正叫着苦,就见师父已经在前方某处停下了,我忙提速赶上。却不想前方山势陡然下降,我用力过猛,竟冲到师父前面,那里山体急转直下,赫然是一处断崖。幸好有厚厚积雪的阻力,才使我及时停下。饶是这样,脚尖也已接近崖边,一大块积雪坠下深崖,令人胆寒。纵使妖,这种高度下去,怕也粉身碎骨了吧。
我小心退回,重重舒了口气,没想到周遭尽是白茫茫一片,看不出变化,前方却是一道鸿沟天堑。
待定惊之后,我才注意到面前的景色,站在这个角度俯视群山,千山银雪在万顷天光之下呈现出绚丽的色彩,其神奇壮阔令世间万物皆显渺小。我伫立在那儿,张着嘴巴却发不出一声赞叹。
这时一个极煞风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把我刚刚平复的心又重新拉入更深一层的惊吓,“下去吧。”
“哈啊?!”
我猛地转过头,嘴巴还保持张大的状态,只见师父正面带微笑地看着我,令我怀疑刚刚许是出现幻听了。然而师父又一次开口,残忍地否定了我的怀疑,“嗯,下去吧。”
那语气平和得仿佛他说的是“下去吧,泡泡温泉”一样平常,只不过横在我面前的不是温泉,而是万丈深渊!
凭以往捉妖,他总将我推到妖精堆里,自己躲到一旁饮酒观望的无良行径来看,此话,绝非戏言!并且他绝对干得出把我从这里直接踢下去的事来 。念及此,我忙扑住他的双腿痛哭道:“师父,我可是您唯一的徒弟啊!”
“乖啦乖啦,为师知道。”他慈爱地摸摸我的脑袋,温声道。
“那您怎么忍心哇啊!”
“这不是为了磨炼你吗,你看这里风景奇异,那个妖怪一定在下面了。”他继续给我顺毛,还好似用心良苦的样子。
磨炼你妹啊,死了还磨炼个屁啊!
“师父啊!徒儿要是去了,谁给您老人家酿酒喝啊!”我抛出重要筹码,哭声悲恸。
“不必担心,来时不是装了满满一箱嘛。”他指了指我身后的木箱,笑容可掬。
闻言,我再次泪奔,感动于师父的“考虑周全”!
无奈我只有死死抱住他的腿,防止他一脚把我踢出去。如此僵持了有一会儿,终于头顶传来一声叹息。
“罢了,我们改日再来吧。”
咦? 居然成功了?我暗暗惊喜,却也不敢松懈,认真思考这句话的可信程度。他又道:“再抱下去就要变成冰雕了。”
……我这才感觉到四肢有些僵劲,而脸上的鼻涕眼泪都快结成冰碴了。
踌躇了一下,我还是勇敢地站了起来。我起身掸了掸腿上的雪,就见对面的师父冲我摆手笑道:“来,那装酒的箱子太沉,给我背吧。” 我满门心思想着改日怎么应付,以至于没多作考虑就把箱子递了过去,待我意识到哪里不对时,整个身子已经伴随着喉咙发出的惨叫声凌空飞出。
“啊————”
那一刻我方觉,选择一个靠谱的师父是多么的重要。
“鹿妖孽,我恨你!!!”
在极速下坠的过程中我又意识到两件事:
第一、这悬崖的确很深,以至于我叫了这么久还是没有到底。
第二、我很快就要叫不出来了,因为头顶传来的轰隆巨响霎时淹没了我的呼声——我石破天惊的呼嚎成功引发了雪崩。
呜呼,吾命休矣。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