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絮

你是朱砂痣,也是白月光

梅开二度

exo开度 古风同人文

(三)暮色
他抬起手,阳光却穿透了它,他茫然地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指,便不再理会身体上的变化,转过头认真地看着我问:“你会留下来的,对吗?”
我傻傻应道:“在收服你之前,大概是的。”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那人满意地笑了,他伸出半透明的手想要触碰我的额头,却被我下意识地躲开了,他也不是很在意,终是在我头上抚了一下,柔声道:“在这里赏花,等我回来。”
赏花?不待我多问,他已转身离开,我移步欲追,却见他的身形竟在几步之外的地方突然隐退!他就那样凭空消失,似被一阵风吹散在花间,留我呆呆愣在原处。
“喂——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回过神来,忙冲着无人的山谷大喊。
“ 开 ”
回应我的只有这个声音,似从梅林深处传来,又似从更远的地方,在这空谷之中反复回荡。
开,你的名字叫“开”么……
切,真是个烂名字!

他这忽然一消失,偌大的林子便只剩下我一人,我接连唤了他几声,却再无应答,担心我的洪荒之音会再次引发雪崩,我便没有再喊。
接下来的时间,我就在这林中漫步又漫步,徘徊又徘徊,直到太阳都要落山了,这大烂人也没有出现!赏花赏花,赏了一天了也会审美疲劳的好吗!
我一边在心底咆哮,一边百无聊赖地蹲在地上拿着树枝划呀划,任夕阳把我的影子延伸在树林里。 我在心里暗骂了他千遍万遍,待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竟在不知不觉中写下了好几个“开”字。我微讶,忙伸手拂去那些印在雪上的字迹,却偏巧听到一个“久违”的声音。
“哦,有人在偷写我的名字。”
我惊得回头,只见名字的主人正斜倚着一棵梅树孑然而立,他抱臂微笑,分外得意,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此时,恰巧夕阳的最后一丝光线也消失在地表,而这个人就像他凭空消失的那般又突然出现了。
我慌乱起身,脱口而出:“我没有!”,一只脚却心虚地在地上蹭个不停。
“怎么没有?我可是看得真真的,你似乎……很惦念我嘛~”他故意拉长语调。
“我……”屡遭戏弄,我又羞又气,大声斥道:“你,给我适可而止吧!我是个男的!”
他嗤嗤一笑:“谁又不是呢?”
“……”
这家伙, 为什么我宁愿他没有再出现过。

“咳咳,你白天,跑到哪里去了?”我不打算就刚才的话题继续纠缠。
“我啊,去补觉了。”他一脸坦然道。
“补、觉?”我觉得我现在的表情一定十分高深莫测,“你是在告诉我,你把我一个人丢在这种叫天不应鸟不拉屎的鬼地方看了整整一日的破花自己跑去睡觉、了吗?!”
“额……淡定……把拳头收起来……”
淡定?遇见你我就从来没淡定过!
“臭妖怪!给我受死吧!!” 憋足了一天的怨气终于爆发,我挥起拳头朝他脸上猛砸过去。
他偏开头堪堪闪过:“喂,你听我说啊!”
“说你个大头鬼!”
一击不成,我又腾空飞起一脚,直冲面门!我以为这次必中,不遗余力,却未想那人身形一晃,转眼已避开数米。我暗叫不妙,手脚在空中垂死挣扎地扑腾了两下,便直直落地,我哇呀一声惨叫,趴地不起。
“喂!你没事吧!”
能没事吗?你摔一个试试!我疼得龇牙咧嘴,暗骂这地上的雪怎么这么薄!
“都暻秀……暻秀?”
恼人的声音还在耳边吵着,不过听起来似乎有几分急切,如此,何不诈他一诈?
我双目紧闭,不吭一声。,他见此果然毫不犹豫地走过来。我屏住呼吸,单手收拢,就在他即将靠近的一刻猛然睁眼,原地弹起,飞快地朝他掷出一物,同时大喝一声:“看暗器!”
不出所料地捕捉到他错愕的神情,然那错愕稍纵即逝,取而代之的是利落的动作,他几乎瞬间抬手,准确接住了我的暗器——一枚雪球。
就是那一瞬间,我捉住时机飞身跃起,四肢大开,全力朝他扑了上去。
他身形稍动,似又要使出刚才的身法闪开,就在我以为自己又要和大地亲密接触时,他却意外地没有移动,于是我成功将他撞了个结结实实,七荤八素。
尘埃落定后,只听一个声音似笑非笑道:“就算你把自己丢出来,也不能叫暗器吧。”
“……”
被压在身下还能气定神闲地讽刺一下我,这个人着实欠扁。
“少废话,看你还往哪躲!”
他眯眼轻笑道:“嗯,不躲了。”
当下,月光透过花间的空隙洒在他脸上,别出心裁地渲染出一道温柔,望着这近在咫尺的面容,我竟有那么一瞬的恍惚。
“看够了吗?”
“……”
抄起一把雪,果断糊他脸上,然后迅速别过脸站起身。该死的食色性也!

居然会被那张欠揍的脸蛊惑,真是邪了门了,心情被搅得乱七八糟无处安放,却不知如何发作才能表达出分量足够的愤怒,索性对着他小腿猛踢两下,听他一阵哇哇乱叫,心中才稍稍舒霁。
“你这小道士,也太凶悍了吧!”他捂着腿打滚,“亏我还舍命救你,你就这样报答我?”
“你说什么呢?什么舍命救我啊?”
他滚得更厉害了,像是控诉一般嚷道,“你从崖上摔下来,扰了我清梦。我不计前嫌助你脱困,还用身体为你取暖,你不感激就罢了居然还拳脚相加,真是好心没好报!”
“……”
他唧唧歪歪抱怨了一堆,然而我只注意到那句“用身体为我取暖……”,这就是那时候被他压到手脚酸麻的原因了?我应该感动吗?
好吧,是有那么一点小小的感动。
“喂,别装了,赶紧起来。”想问他有没有事,话一出口就变成这样了。
结果他幽怨地瞧了我一眼,没做声。
“就算是,我的错吧。”我赔笑道。
他这次连瞧都没瞧我。
“……” 我能不能不理这个美男子了。
“好吧,你想让我怎么报答你,我都答应,这样可以了吗?”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万一他叫我以身相许怎么办?
等一下,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不过好在,他并没有往这个方向考虑。
“真的?”他扬起调子。
“假的。”我不假思索。
“你刚刚说,叫你做什么都可以?”他果断无视掉了那声“假的”
“额,我不是这么说的吧……”
“差不多”
差很远!

“那你先躺过来。”他变换了个姿势,单肘撑地,好以整暇地等着我。
“干嘛?”想到之前的种种,我不免有些排斥,便见他双眼不悦的眯起,露出一副“你想反悔”的表情。
……躺一下又不会死,我紧张个毛啊。我利落地在他身旁躺了下来。他扬起满意的笑容,还很嚣张地用手臂搂上我,我挣了两下没成功,索性由他去了。
“就这样?”我不会相信只是躺一下他就会放过我。
“留下来陪我。”他像是在提一个请求,又好像怕我拒绝一样补充道,“几天就好。”
“又是这句,你就这么寂寞难耐?”
“……”他似乎不知道怎么接这话。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答应得很干脆,反正在拿到精魄之前,我也是要留在这的,姑且应下也无妨吧。
“你说的,”他忽然将脑袋埋入我颈间,像个孩子一样欢喜,“不能反悔。”
湿热的气息划过颈项,阵阵酥麻自那里传上四肢百骸。即使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我已经经历过被压、被抱、被摸等多种形式的肢体接触,但我依旧不能适应,那种莫名其妙的心情非但无法平息,反而一次比一次强烈!
“小开,你是不是……很缺爱啊。”气氛旖旎时,我没头没脑地问出这句。其实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了,因为我真心觉得这孩子大概是与世隔绝太久了,以至于见着个活人,不分男女,逮着就搂!
明显感觉抱着我的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他满是嫌弃道:“我只是一个人无聊,找个人给我消遣解闷罢了。”
“……”感情老子就是给你拿来消遣的吗!
我忿忿地盯着他那颗几乎长在我脖子上的脑袋,看到他乌黑的发丝在月光下若隐若现,我忽然间想起什么,问道:“你之前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变得,透明了?”
半晌得不到回答,在我以为他睡着了的时候,才听他淡淡道:“我不能接触阳光。”
不能?为什么。还有不能是什么概念?
“可是你白天暴露在阳光下那么久……”我顿住,忽然想到他之所以会在白天出现,全然是为了我,一种莫名的情绪在心头生出,我忍不住问:“那你,会怎么样?”
“不知道,”他垂下眼帘,有浅白月光投在上面,“大概真的会消失吧。”
他说得十分淡然,我的胸口却像被人打了一拳,闷得说不出话来。
似乎是沉默了太久,他终于抬起头来,对上我的眼睛,静静凝视。
然后,他笑了,花枝乱颤,肆无忌惮!
“哈哈哈,这样你也信啊,怎么样,我的演技比你高明多了吧!”
“……”
我真是吃饱了撑得才会替这个妖孽担心!不对,只是愧疚而已!
我强忍着再招呼他一拳的冲动,一把将他推开,“若是再相信你的鬼话,我都暻秀就跟你姓!”
他笑容更盛,声音中透着狡黠,“暻秀啊,你知道什么人才会‘ 以彼之姓,冠己之名’ 吗?”
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我一头雾水,作为一只终日捉妖不谙世事的小道士,我对凡俗之礼实在知之甚少。
他凑近了些,一字一顿道,“是已为人妇的女子。”
说罢他又开心的笑出声,而我只能无语问苍天!暗骂人间女子为何如此变态,嫁个人还要改姓!
“嗯,我方才那句话,你也信了吧。”
……我望天。
“所以你要跟我姓了吧。”
……我望地。
“娘子,我们该歇息了吧。”
……我噗!
“谁是你娘子!还有,你都睡了一天了还不够啊?”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而他只是不动声色地将我往怀中紧了紧,合上眼,轻轻提起嘴角,“不够。”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