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絮

你是朱砂痣,也是白月光

梅开二度

exo开度 古风同人文

(五)酿泉
“暻秀这个名字,我很喜欢。”
迷迷糊糊中,隐约听见有人在谈论我的名字,我正想回一句 “我也很喜欢啊。”
就听见有人抢在我前面回答了,“当时只是觉得这个名字很适合他,你不怪我擅作主张才好。”
咦?这声音,好熟悉啊。
睁开半梦半醒的眼,往声音的源头寻去,只见开正站在不远处与什么人交谈,而站在他对面的那个掩映在花间的墨衣身影,竟是,鹿晗!
师父怎么会在这!我蓦然一惊,完全清醒了,但我不敢轻举妄动,就这样偷偷观察着他们,心中纠结着若是动起手来自己该帮谁。
但我很快发现我的担心似乎有些多余,因为这两人的气氛全然不似剑拔弩张一触即发,反而十分和平友爱,就像阔别重逢的好友。而且,他们俩人站在一起简直自成一道风景,端的是赏心悦目。
开道:“这样很好,既然要忘,那就连名字也一并隐去,忘得干干净净最好。”
鹿晗道:“哦?你若真是这样想,又何必要出来见他?”
开无言。
鹿晗又道:“明知不可而为之,你是我认识的第二个傻子,只不过第一个已经解脱了,你却仍不肯放过自己。”
这两人的对话我听得云里雾里,心中疑惑他们怎么会认识,而且既然他们认识,师父又为何叫我来此寻什么妖怪?”
“天快亮了。”这是师父的声音,“再不走,你只会消失得更快。”
“我知道。”那人回答地云淡风轻。
鹿晗轻叹一声,“开,真的值得吗?”
消失?我听到这个词心下一凛,隐约意识到什么。而开就在这时转过身来,我忙闭上眼睛,继续装睡。
“谁叫我得之不舍,舍而不忘……鹿晗,谢谢你帮我照顾他这么久。”
鹿晗道:“我,不过是贪恋他一杯酒罢了。”
对话到此戛然而止,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打在脸上,我知道开已经离开了,睁开眼,发现鹿晗也已经走远了。
总觉得有什么事是必须弄清楚的,而且,是与我有关的!我决定追上去找他问个明白。可我接连唤了好几声“师父”,鹿晗却仿佛充耳未闻,不知追出多远后,突然感觉身边的气流徐徐下降,我惊讶地发现我的双脚离开了地面,并且正在上升,再看前方,师父已经凌驾了在空中。
竟是御风之术!
这种拉风的飞行法术可是仙家的专利,师父怎么会使用的……
我带着满腹疑问尾随着他穿云驾雾,不多时便来到另一处绝世之境。这里青冥浩荡,空山凝云,又有白鹿青崖,洞天石扉,俨然是一处神仙府邸。见此景,纵是我再愚笨,也该猜出了……鹿晗,我的师父,竟然是个神仙。
那么,开呢。
我呢,我又是谁?
“进来吧。”
“……”原来早就被发现了。
“你是谁?”我抢先发问。
“鹿晗。”
“我是问你的身份。”
“你师父。”
“……”
“好吧,我是二十八星宿之一,如你所见,是神仙。”
虽然已经有了些心理准备,但亲耳听到还是难免震惊。眼前这人,或者说这个神,虽然还是记忆中的模样,却突然变得这样陌生。
“那么,我是谁?”我看着他,言语中没了昔日的嬉笑之意。
鹿晗垂眸,“不知道的话,对你更好。”
“师父,告诉我。”让你们讳莫如深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请你告诉我。
“阿秀……”他轻叹一声,伸过手来。
纤长的指尖轻点在我额间,白光乍起,眼前的景象不停地变换,一幕一幕,如隔世的记忆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恍惚中谁的声音,颤动心弦, “那便是你的识海,也是度庆洙的记忆。”
*
像是做了一场漫长的梦,梦里我叫度庆洙,是个酿酒的小仙,九重天中我住第四重。
天光下澈,重湖叠嶇,有一泉泻出于两峰之间,名曰酿泉,顾名思义,酿泉之水便是为酿酒所用。
我每日所做之事便如现在这般,汲泉水来酿制美酒,看似乏味,我却乐在其中。
奇怪,今日的水中怎么透着丝可疑的血腥气。我抬起头朝泉水上游望去,只见不远处一个少年模样的人正用泉水清洗着手臂上的伤口。看样子他在那儿弄了好一会了,可我之前竟丝毫没有察觉到另外一个人的存在。
“你在那里做什么?”我凑过去小心问道。
闻言那人转过头来,抬起斑驳的手臂在我眼前晃了晃,似是在说“没看到吗,清理伤口啊。”
我一时无语,待看到晾在他身旁的战袍,才想起近日魔界来犯,那么这个人,大概是受伤之后无意闯到这里的天兵吧。
“喂,过来帮我一下,那里我看不到。”
他清朗的声音打断我的思绪,说着,他脱下衣服,毫无防范地把整个后背交给我。我微惊,在那本该光洁的背上极不和谐地挂着几道触目惊心的伤痕,新鲜的血液不住地渗出来,只迟疑了一下,我便马上蹲下来帮他沾洗起来。这过程我几乎屏住呼吸,他却未曾哼过一声,我不禁有些佩服。
由于太过小心翼翼,不知过了多久才将伤口处理干净。我如释重负地吐了口气,“呼……弄好了。”
“谢啦”他轻快地站起来,粲然一笑,边穿衣服边端详着我的脸说道,“以前似乎没有见过你。”
“我啊,我只是一个酿酒的小仙,你没见过是自然的。”
“这样啊”他挑起嘴角,“那你以后也只能给我一个人见,知道吗?”
“啊?”我被这莫名其妙的要求搞得一愣。
“我叫开,记得了?”那人似不觉方才的话有何不妥,仍狡黠地冲我眨了眨眼,然后转身离开,很快便消失在视线中。
“怎,怎么这样……”
*
天界第一神将开邪星君大败魔界,天帝大摆筵席,我受命准备酒筵。破天荒的一次,我得以登上九重天。
待忙完一切,我得闲四处走走,琼筵坐花,飞觞醉月,当真是良辰美景!正感慨这上神住得地方就是与我等小仙不同之时,一个稍感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不是说了,只可以给我一个人看吗?”
回过头,见说话那人正是那日泉边的天兵,我惊讶道“你,你是怎么混进来的?”
“混?”他别有深意地挑了下眉。
“快走吧,被人发现你可就惨了。”说着我飞快地拉起他跑出宴席,“九重天岂是我等小仙可以任意出入的地方,你胆子真大,竟敢跑到这里来。”
他愣了愣,随即笑道:“天帝为我准备的庆功宴,我又为何不敢来?”
“你的……什么?”我蓦然定住,“莫非你……你就是击退魔界的开邪星君?”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个眉宇间还透着些许稚气的少年,却见少年不掩自豪地点了点头。
开,开邪星君…为什么我早没想到,天帝大老爷啊,我都做了些什么!
意识到自己还拉着人家上神的手,我连忙放开,却被那只手反握住“我们去哪里玩?”
“玩?你不回去吗?”
“好不容易逃了出来,才不想再回去对着那群闷死人的老头。”说着不由分说地拉着我往外走。
“星君……这……使不得啊”我无比懊恼惆怅,却又不敢违逆,暗骂自己多管闲事。
“对了,上次忘了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仙,小仙度庆洙”
“庆洙啊”他回味一般地叫着我的名字,“嗯,你比他们有趣。”
我惶恐道:“星君莫要开玩笑……”
“叫我‘开’”
“呃……开?”
那声音小得像蚊子。盛宴之上,觥筹交错,一派祥和欢悦,却唯不见星君的影子,殊不知这位筵席的主角此刻正兴致盎然地拉着一个一脸苦大仇深的小仙各处游赏呢。
*
云雾缭绕,飞花飘絮。
有朱梅落至肩头,执子之人却不予理会,那人眉头紧锁,仿佛时间都凝结在上头。
片刻后,那眉头的主人终于懊恼道“对你,我总是输。”
“恼也无用,下棋还须心平气和”我微笑看着他懊恼的样子,心中别有一番思量。与你对弈,输赢又如何,你想的是赢,我想的却是如何留住你。
我知觊觎上神是痴心妄想,也知男子相恋天地难容,但在你讨厌我之前,就让我以这种方式同你在一起吧。
“庆洙,有带酒吗?”
“嗯?”我回过神。
“想什么呢”他狐疑地看了我一眼“我在问你带酒了没。”
“额,没有”
“唉……”他泄气般地垂下头,全然不似那个睥睨苍生,统领万军的战神。
我好笑地看着他“若无千金酿,掬杯雪水又何妨?”
“雪?”
“嗯。”我探手取来枝头的白雪,倾入杯中,以法力催动,顿时冰雪融尽,清酒泠然。
那人顿时喜笑颜开,拿过酒樽赞不绝口,“哈,不愧是我的庆洙啊!”
“你的?这话若是让那些倾心于你的仙子听见,怕我这酿泉之水要被眼泪覆没了吧。”
“那就没办法了”他饮了一口酒,发出酣畅的声音,说笑道:“一见庆洙误终身呀。”
“哦,那我还是不要再耽误你了。”
“不行!”他凑近了些,半分认真半分笑,“我就喜欢被你耽误。”
我微笑,亦饮下一杯清酒,将心思如数吞入腹中。
千年寿命,千年孤寂,漫长时光中,唯美酒与一人不可辜负。
*
越级的爱恋是大忌,何况是男仙之间,只是没有想到,美好的日子竟是如此短暂。
“一切因我而起,小仙愿独自承受所有罪罚。”
九重天上,我跪在高高在上的天帝面前,不卑不亢,无喜无悲。
我既愿独揽罪责,天帝自会有所权衡,毕竟酿酒仙可再得,然这天界第一神将,六合八荒怕是再找不出第二个。
剔除仙骨,永革仙籍,天上最残酷的刑罚莫过于此。
我看着皮肉在千刀万刃之下生生分离,听着筋骨崩裂的声音,噬骨的痛楚袭卷着全身各处,周而复始,无穷无尽。没有抱怨,那是早就想到的结果。
阖上眼,还好,不是你。
*
画面到此戛然而止,识海之中一片混沌,仿佛看到的一切都没有存在过,在那些支离破碎的片段里,我看不到拥有这些记忆的人,只是几乎每一个画面的中央都是同一个人,是开。
强烈的悲伤穿越识海,冲破心底,夺出眼眶,为什么我会在别人的故事里流自己的眼泪。
“留下来陪我。”
“你会留下来的,对吗?”
“你会下棋吗?”
“若无千金酿,掬杯雪水又何妨?”
“说这话的人,他叫度庆洙。”
“因为他,远在天边。”
开,原来我真的,很早就认识你了。
再后来的事是师父告诉我的,我恍恍惚惚地听完。历经天刑后,我几乎形神俱灭,而对于我的慷慨赴死,那个傻瓜当然不会无动于衷。彼时他也正在受罚,但他却强行冲破禁锢,并私自掠取酿泉之水作为我新的形体,将我游散于天地各处的神识凝结起来,封印其中。
生死有命,逆天而为,必将付出相应的代价。
开的代价就是无尽的黑暗。耗尽法力的他已是强弩之末,任何一点强烈的能量都可能摧毁他,因此他再不能接触阳光。
传说终南极寒处,有梅树林立,其中一棵别有洞天,名曰“永夜墟”,永夜墟乃是化外之境,墟中终年不见曦月,有的只是等不到尽头的黑暗,开便是栖身于此。
“你流落人间,法力全无,随便一只小精小怪都能置你于死地,他无法护你左右,所以找到了我……”
“他见到阳光了”我打断鹿晗的话,“会消失,对吗?”
“……是”
我如鲠在喉。“那为什么带我来?你明知道他不能出来!”
“你以为如他那样骄傲的人,是为了什么才甘心躲在那种地方的呢?”
“……”
“值得他存在理由,无非就是再次见到你吧”
我哑然,半晌,才失魂落魄道:“所以你就安排了这一切。”
“不是我,是天帝。”
“你说,天帝?”
见我惊疑,鹿晗又道:“开在天界的位置已经虚席太久,惭愧的是,还没有人能够取而代之。但如今,他却只能依靠着永夜墟而存在。”
“我,我不明白,这跟带我来这里有什么关系?”
“他之所以无法承受外界的能量,乃是灵力耗尽,形体太过脆弱所致,因此只要有大量魂力作为支撑……”
他顿住,我却似乎明白了什么,“说下去。”
“魂力,也就是那些精魄,要收集它们,拥有全新形体的你,是唯一适合的载体。”
“……”
载体?这就是,原因吗。
呵,我就说怎么会那么好运,生来就有个送上门的师父,每一次都能有惊无险地得到精魄……原来,都是被设计好的。
还以为这一生都会在奔波打怪,酿酒升级中度过呢,原来生来,便是为了还债的。
“你故意引我来此,就是为了说这些吧”
鹿晗只是沉默。
“假如我不愿意呢”我忽然很好奇他的反应,“假如我任凭他消失,你们要怎么办呢?”
鹿晗只是愣了一下,然后道:“自然可以,毕竟,你不是度庆洙了。”
“……”
“阿秀,你可以选择离开……”鹿晗像是在提一个请求,又或是一个艰难的抉择“我也会,帮你的。”
会帮我这种话,若是放在从前,我该有多感动呢?说白了,我也只是靠魂力在支撑而已。我很想自私地抛却前尘往事,只可惜,偏偏是那个人,偏偏逃不过,偏偏舍不得。
我勉强笑笑,故作轻松道,“那你可怎么交待呢,果然是我师父啊,什么难题都丢给我了。”
“阿秀……”鹿晗看着我,一双清眸蒙上深深的愧意,他知道我会做怎样的决定,也知自己无可奈何。昔日好友,跟我这个半路徒弟,他不能决定我们任何一个的命运,也无法阻止最终的结局,居然能看到鹿晗为难的样子,也算不惘此生了吧。
我抬起头看了眼明朗的天空,云淡风轻,十分惬意,“我会死吗”
“不会!”
听到我的话,鹿晗几乎立刻否定,“我会竭尽全力,竭尽全力……让你活下来。”
我笑了,虽然最后那句话显得太过无力,我这次却是真的感动了,这种认真的样子,还是我那个妖孽师父吗?
我努力冲他露出一个足够满足的微笑。
“谢谢你,师父。”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