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絮

你是朱砂痣,也是白月光

梅开二度

exo开度 古风同人文

(四)有酒盈觞
不知何时睡去,只知再睁开眼已是清晨。
阳光晴好,开却不见了踪影,只有地上微微凹陷的白雪残存他躺过的痕迹。看来在怕阳光这一点上,他没有骗我,这样想着,心中却不知为何闪过一丝怅然。
我不明白自己的情绪为什么总能轻易地被这个人拨动,明明相识不过一天,却好似神交已久,大抵……游手好闲的妖怪之间都有种惺惺相惜的情怀吧。
胡乱想着,那好看又狡黠的笑容就又浮现在脑中,这妖怪给人的感觉时而真实,时而虚妄,难以捉摸却并不觉得危险,甚至……甚至是一种吸引……苦恼望天,师父,徒儿这次怕是摆不平了。

眼下又是无聊的一天,我思忖着应该如何有意义的打发过去。
首先,我几乎把方圆几里的梅树挨个踢了个遍,因为我坚定的认为他应当就藏在某棵树里。但是忙活了大半天,除了欣赏了满树落英缤纷之外再无其他。
稍作休息之后,我又开始练习师父传授的飞升法术,虽然没甚长进,权当活动筋骨。
饿时,我便嚼嚼花瓣,朝饮白梅之坠露,夕食红梅之落英,真是好不附庸风雅。
最后,我还是重复了昨天的故事,蹲在地上画起了圈圈。
难以想象,在那么多个寂寞无人的日日夜夜里,开独自一人究竟是如何熬过的。
不知不觉,夜色四合,我目光流转,想看看他这次会在哪个方向出现,正锁定到昨天他出现的地方,脑袋却打后面轻轻挨了一下。一回头,便见着那个标志性的玩味的笑容。
“你不要每次都从后面吓人好吧。”我揉着脑袋瞥了他一眼。
不知是否是错觉,他的身体似乎较昨日又浅淡了几分。
“可我觉得很有趣呢 ”他打断了我的思路,“喂,会下棋吗?”
下棋?倒是在人间观摩过几次,可是这种地方哪里会有棋呢?
他像是看透我的想法般,旋过身去,轻甩衣袖,雪地上立即出现一只纵横交错的棋盘。接着满地落花纷纷飞聚,红白花瓣转眼化作黑白双子,有序的分开并堆落到棋盘两头。他兀自坐到棋盘一端,我也迫不及待地坐了过去。
落花堆积,既隔绝了地上的寒气,又平添了几分清香,极为惬意。再看棋盘,由雪幻化而成的盘面如同白玉铸就,在月亮的银辉下愈加清亮剔透。我拿起棋子,跃跃欲试,极佳的触感令我很快进入了对弈的状态。
高手对决,不容破绽,一步走错,满盘皆输。我屏息凝神,行棋布局,须臾方觉得心应手、游刃有余。黑棋在我的精心操控下犹如一条蛟龙横空出世,气贯长虹!
一子落定,掷地有声。
我从容一笑道:“你输了。”
……安静,死一般安静。
咦?怎么没有听到想像中的“佩服佩服”之类的恭维话,我不安地朝他看过去,只见他正低着头,默默凝视着棋盘上连成一线的黑子,脸上的表情不可名状……
“你这是……什么下法?”
“五子棋啊。”我得意道,“没想到你这么差劲啊,才几步就败下阵来了哈哈哈哈!”
“……”
他扶额,“可你连了六个子。”
“额……啊?”
我瞅了瞅那条“蛟龙”,又反复确认了两遍,还真是六颗……我急中生智,拍案叫绝:“六星连珠,绝杀!”
咣当——他一个趔趄,险些栽进雪堆里。
这,一定是被我出神入化的棋艺折服了吧,早知道应该收敛几分的。
不过总算赢了他一次,心中一阵暗爽,尤其是看他郁闷的样子简直扬眉吐气!于是我提议三局两胜,并大方表示自己一定会手下留情。
虽然说着要放水,但接下来的战况却不容乐观,只见掌握了五子棋正确玩法的他气场全开,举棋落子间胸有成竹,不假思索。我本以为这又会是一场毫无悬念的虐杀局,结果真的是毫无悬念地被虐了。
看着棋盘上那连成一排闪瞎眼的七颗白棋以及周围被围堵得水泄不通的黑棋,我的心也跟着塞了起来。
“七星连珠,似乎更胜一筹哦。”
听这嘚瑟的语气,不用抬头就可以想象对方春光灿烂的笑脸。不得不说,他的确把学以致用发挥到了极致,果然,连我引以为傲的五子棋也败了吗!
“咳咳,还凑合吧,其实我经常下出这种来。” 我按下膜拜的欲望,波澜不惊道。
“哦,那真是承让了。”他一脸真诚。
“没错,千万别得意,骄兵必败!”我恶意满满。
“这算经验之谈吗?嗯,受教了!”
“噗……”我郁结。
最后一局,事关面子,能否挽尊就在此一举了!
只见我……于是他……接着我……然后他……咳咳,话说这最后一盘下得简直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啊!原谅我在此解说无能了!总之月上中天之时,方才尘埃落定。当最后一颗棋子填到棋盘上,本局终以“和棋”宣告结束!
长吁一口气,仰头倒下,没想到下棋也是这么累人的事儿,不过好在没失了面子,能够棋逢对手也是漫漫妖生一大乐事啊!
我躺在松软的雪地上,舒服地嘟哝道:“要是有杯好酒,就完美了。”
“哦?你还喜饮酒?”
“嘿嘿,小酌而已,其实我更善酿酒!”我一个鲤鱼打挺,重新坐起,说起这得意的本事不免卖弄起来,“这世间美酒,有你没尝过,还没有我酿不出的!只可惜这里材料不足,而且好酒愈久弥香,现在却是无福可享了。“我无奈地摆摆手。
他却似乎不以为意:“若无千金酿,掬杯雪水又何妨?”
掬杯雪水?奇怪,这话分明是头一次听,可为什么莫名地觉得熟悉。
神离间眼前晃过一抹亮色,盈盈杯盏出现在开手中,有枝头的雪混着梅花坠落,然后在杯中汇成一汪清泉,接着醉人的酒香渗入空气。我看得目瞪口呆,直到他将酒递来。
是不是好酒闻过就已经知道了,我迫不及待地接过来尝了一口,果然清醇甘冽,妙不可言。我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不吝赞赏:“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本事,千金酿也比不上这一杯啊!”
“那句话不是我说的。”他轻饮了一口,若有所思,仿佛陷入了某种回忆。
“哦?你还认识其他的人?”
“说这话的人,他叫度庆洙。”他停下来看了我一眼,继续道:“用雪酿酒,便是他教我的。”
度庆洙?
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的表情明显变得柔缓下来,让人很自然地想到一种可能……
我半开玩笑地问:“这个度庆洙,该不会是你的心上人吧?”
他微笑不语,但答案已经昭然。
没想到这个举止轻佻流里流气的妖怪居然也有喜欢的人,这么一想,突然发现自己对他其实知之甚少,这一认知让我有点不爽。再想到他之前的种种轻浮之举,更是怒上心头,既然都有欢喜之人了,干吗还要出来招惹别人呢!
兴致缺缺地啧着酒,“看来你这个酿酒的本事,学得还不错呢。”
“差得远,庆洙酿的酒不知比这好上多少倍。”
我干笑:“是吗。”
“不止,他在围棋上的天赋也是登峰造极的。”他继续夸耀,那得意的样子好像夸得是他自己似的。
我喝着这绝世佳酿,突然就觉得没了味道,而他却像打开了话匣子,兴致盎然地说起那个记忆中的人,脸上还不时流露出欣赏跟满足。
我继续喝酒,听他讲那个几乎把别人比到一无是处的度庆洙,方才无味,现在酸!听得烦了,我干脆把酒杯一甩,他这才停住,愣了一下问:“怎么不喝了。”
“没胃口。”我冷哼。
他却满意地笑了。
笑屁咧,这个笑容真的很不招人待见!
“既然你的庆洙那么好,你为什么不去找他?”窝在这种地方单相思,实在辜负了这人厚颜无耻的作风。
闻言,他的笑变得意味深长起来,“因为他,远在天边。”
“天上?”我仰起头,“那是够远的!小开,你该不会是看上了个神仙吧!”
他无语地看了我一眼,轻轻叹了口气,似乎对我的反应很失望,“算是吧。”
啧啧啧,那个度庆洙竟然是个神仙?凡妖觊觎仙人,难怪爱而不得,我突然有些同情他了。而他这莫名其妙的失落在我看来更是一种挫败的表现。
想到他之前的过分亲近,那个度庆洙极有可能也是个男的!于是情殇说断袖癖童年缺爱等因素在心中过了个遍后,我更加同情他了。
许是我悲天悯人的眼神深深戳中了他的痛处,他看了我的表情后狠狠抹了一把脸,然后陷入了无法自抑的悲伤……
唉,这孩子,忧郁得让人蛋疼。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