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絮

你是朱砂痣,也是白月光

鱼欢

exo开度 古风同人文

锲子

八月余夏,长清湖上荷叶连江。绿叶掩映中,隐约有一只小船荡漾在波心。

“伯贤,你当心些。”

“放心啦”

被唤作伯贤的白衣少年跪坐在船尾,手轻轻探进湖水,那相扣的双手里面似乎藏着什么宝贝。把手小心翼翼地张开,一条蓝色的小鱼就顺着他的手指游了出来。

“你自由了,小家伙”少年眼中倒映着那抹青影,笑如艳阳。

那鱼儿向远处游了一会,复又转回来,带了一群鱼游弋在船周,灵活地穿梭在荷叶之间。

边伯贤撩拨着水面,放声大笑。

金钟仁轻摇木桨,船身在湖中划出两小一大的痕迹,鱼儿丝毫没有畏惧,仍围绕着小船欢快畅游。

忽然,水面上的空气异常涌动,荷叶颤抖,鱼群四散,
先前那条蓝色小鱼不安地摇动尾巴,似乎想让他们快点离开。边伯贤望向水中,船影笼罩之下似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

湖水开始翻涌,连云也变得密集而低沉。这时一片巨大的鳍状物忽然卷着水浪冲出水面,边伯贤正试图将那条鱼救回,却在伸手的时候被那股巨力拖拽其中,霎时间便被湖水吞没。

“伯贤!”

金钟仁奋力跳入水中,紧紧抓住那片白色衣袖,又一股巨浪拍过,意识便被从四面八方灌来的湖水彻底淹没。

第一章

冰冷的湖底,漆黑一片,只感觉身体在不断下沉,好漫长。

是哪里来的光,穿透湖水,又是谁,精灵般游向自己。

金钟仁努力睁开眼睛,是谁,是谁在那里。

“你醒了?”

说话的人站得不远不近,金钟仁勉强可以看清他的样子,他长得很漂亮,皮肤白皙,五官秀致,一头微微卷曲的长发,柔顺非常,轻轻浮动,脸两侧本该是耳朵的地方长着两个奇怪的东西,仿佛一块精心剪裁的烟罗,以几根象牙色的骨架撑起。仔细看来,手肘、指间、脚踝都有这样的鳍一样扇一般的东西,轻轻地抖动着。他穿一件若蓝若紫的衣袍,不知用什么材料制成,薄如蝉翼,但不会透出身体,衣袂无风自动,优柔的光泽沿着衣纹滑过。

“你是谁?”

金钟仁试图走近一些,那人就站得远了些。

“你知不知道伯贤在哪?”

那人依旧没有回答,金钟仁想追上去,可任凭他如何追赶,那人始终与他保持着不变的距离。

“不要走,求求你!”

金钟仁像是在黑暗中抓住了一束光,他拼命追逐,可就是无法靠近,脚步越来越重,似乎浸泡在水里,不,他好像就是在水里,怎么会……

强烈的窒息感蔓延上口鼻,充斥在胸腔。

金钟仁不甘地闭上眼睛,不要,不要离开。

“别走……不要走……”

“少爷!少爷醒醒啊!”

金钟仁被下人的唤声吵醒,费力地睁开眼睛。

“这是哪儿……”

“这儿?这是金府啊。”

“金府?这是……我家?”

金钟仁支撑着坐起来,扶住脑袋,头痛欲裂,这熟悉的布置,的确是他的房间。

“这孩子,怎么连自己家都不认得了。”一听闻金钟仁醒了,金母急忙赶来,几欲垂泪。

金钟仁继续揉着头,突然想到什么,问道:“伯贤呢?”

闻言,丫鬟面露悲戚,“我们是在湖边发现少爷的,可是伯贤公子……”

“小蛮!”

丫头咬咬唇,低下头。

金钟仁急问:“他是不是出事了?”

金母道:“你才刚醒,需要休养,其他的暂且不要想了。”

“是不是!”

金母气道:“是又怎样,若不是他引得你去放什么鱼,怎么会发生这种事!这次要不是祖宗保佑,你早就被他害……哎!你要去哪!外面还下着雨!”

金钟仁不理会身后的呼喊,夺门而出。

细雨如丝,很快沾湿了他的肩膀和头发,他不顾一切地奔跑,伯贤,伯贤……

边府。

并没有他记忆中明眸皓齿的白衣少年,取而代之的,是满堂白绢。

雨势变大,雷声响彻,仿佛感应了人心中的哀恸,金钟仁逃也似的跑开,跌跌撞撞地冲向湖边。

大雨如瀑,毫不留情地冲刷着水面,浊浪排空,叫嚣着宣示他的无能,天地间似乎只剩他一人独自哭泣。

一只纸伞凌架在头顶,阻隔了拍打在脸上的雨水。金钟仁僵硬地转过头,“你是谁?”

撑伞的人张了张嘴,没有说话。他很白,白得几近透明,连皮肤下的血脉都是没有颜色的,他又很漂亮,漂亮得不该是这世上应有的。他穿着一件天青色的衣裳,大半截身子暴露在雨里。

金钟仁不由自主地看着他,觉得这个人的容貌,好熟悉。

“你……”

那人扬起手,在他眉间拂了一下,金钟仁话还未完,便只觉额上一阵冰凉,迷迷糊糊地倒在一个怀抱中。

又一记惊雷过后,湖边再无一人。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