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絮

你是朱砂痣,也是白月光

鱼欢

exo开度 古风同人文

第二章

金钟仁觉得自己睡了好久好久,一醒来脑袋昏昏沉沉的。推开房门,扑面而来的凉意才使他稍微转醒。

天色灰蒙,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泥腥,下过雨?

丫头打水过来,见他立在门前,忙唤道:“少爷睡醒啦,快来洗漱吧,都公子已经在客堂等候多时啦。”

“都公子……”金钟仁蹙眉,“哪位都公子?”

丫头一愣,随即笑道:“少爷是在跟我说笑吗?”

金钟仁一脸茫然。

丫头见他神情不像作假,担心道:“少爷,您还记得我是谁吗?”

“你不是小蛮嘛。”

“对啊,是小蛮”丫头转忧为喜,嗔怪道:“您都认得我,怎么会忘了都公子呢,少爷可别再这样吓人了”

金钟仁笑了笑,神色飘然。

洗漱过后,金钟仁与丫头一道去了客堂。

甫一进门,他的目光便落在金母旁边的那位少年身上,那少年着一身青蓝衣衫,头发随意束成垂髻披落在肩头,面冠桃李,星眸朱唇,让人怎么都移不开眼。

许是他的目光太过直白,少年颇不自在地别开头。

金母催促道:“傻看什么呢,说话呀。”

金钟仁回神:“都……公子?”

闻言,少年一怔,满眼讶异。

金母也颇为疑惑:“怎的叫得这么生分,你这孩子睡糊涂了,这是暻秀啊,与你青梅竹马的都暻秀。”

都暻秀?

这三个字像是一个魔咒,金钟仁如饮醍醐,恍然默念着:“暻秀……青梅竹马的……都暻秀……”

少年见他怔忡模样,有些担忧:“钟仁刚醒,怕是有点饿了,不如先去用饭吧。”

金母附议道:“我看他也是饿昏了头,小蛮,去吩咐饭菜”

丫头知会一声,退了出去。

饭桌上,金钟仁总不受控制地去看都暻秀,手中一碗白饭见底,菜却是一口没动。

都暻秀终于忍不住道:“钟仁为何一直盯着我看?”

“是啊钟仁,你今天怎么了?”

金母也觉得自家儿子有些奇怪,瞧了瞧都暻秀又笑道:“不过也难怪,暻秀从小就生得漂亮,你第一次见他,还当人家是女孩子,嚷嚷着要娶人家呢”

金钟仁不记得还有这种丢人事儿,不禁有些难为情,再看都暻秀双颊泛红,含笑低头,更是尴尬地不敢再去看他。

一顿饭就这样结束,都暻秀说想去前庭散步,金钟仁作为主人与好友理所当然地要陪着。

雨后的天气透着湿凉,风卷起落花簌簌穿过回廊。

那青蓝衣襟随主人的步履轻轻翻舞,美好如画。

金钟仁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总觉得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似乎在某一时间的什么地方,他也曾这样追着一个人,明明触手可得,却是竭力呼喊,都不能使那身影停留半步。

“暻秀”

他忽然唤他,都暻秀顿足转身,以眼神询问。

两人一时尴尬地站在原地,相视片刻,都暻秀首先打破这沉寂,轻笑道:“我们去荷塘看鱼吧。”

金钟仁正不知云几,闻言松了口气,但转念又想到什么,疑惑道:“荷塘?不是已经废弃了吗……”

荷塘离前庭不远,不待他多想,就已经到了跟前。大片雪白的花瓣映入眼帘,荷叶田田,流水脉脉,清香四溢。

金钟仁望着满池摇曳如梦呓一般的景象,一脸恍惚。“怎么会这样?”

都暻秀正向池里投递着不知哪里找来的鱼食,大群游鱼聚集过来,争相食之。一抬头见他面色有异,才问:“怎么了?”

金钟仁不可置信道:“算命的说我十六岁前忌水,因此早在我出生以前,这片荷花池就已经变成枯塘了,怎么会……”

都暻秀神色有些异常,恰逢天又下起小雨,他轻声道:“下雨了,先回去吧。”

金钟仁点了点头,走了几步后发现都暻秀并没有跟上。一回头,见那人还站在池边。

都暻秀扬手道:“我这还有些鱼食没有喂完,你先走吧,我随后就跟上。”

金钟仁只好道:“这雨势恐怕会变大,你还是快些罢。”说完便若有所思地离开了。

都暻秀捏着那丁点鱼食,轻轻撒入池中。衣袖和发被风扬起,印在波纹迭起的水面上。

“好新鲜的人味儿”一个低沉邪魅的男声从水中传来,声音浸在雨里,显得格外空灵。

都暻秀垂手,眸色渐蓝,“你敢吃他,我就吃了你。”

那声音轻笑道:“开个玩笑而已,阿秀真凶呢。”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