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絮

你是朱砂痣,也是白月光

鱼欢

exo开度 古风同人文

第三章

不在与那声音言语,都暻秀俯身坐在池边的圆滑青石上,一手探入水中,满池荷花纷纷折腰,原先众花遮盖处,现出一株尤为娇嫩雪白的荷苞。都暻秀把手覆在它上头,淡淡青光浮现,那荷苞便如得了召唤般颤颤巍巍地舒展开,露出鹅黄色的花蕊。

额上渐渐渗出细小的汗珠,白皙的脸上似乎又但却了几分颜色,一只手忽然从中介入,打断了他的动作。

“不要多管闲事。”都暻秀睨着水面,启着已经失去血色的唇道。

“你不要急功近利才是。”

水面上不知几时出现一个俊美少年,赤裸着净白的上身,银白色的长发披盖在肩头,下半身浸没在水中,隐隐约约似游藻浮动。

少年眼中含着愠怒:“你先前与水妖打斗已经元气大伤,就算报恩心切也不必急于这一时!”

都暻秀支撑着起身,望着那株新荷神情黯然,“花凋人亡,夜长梦多,钟仁还在等他回来。”

少年咬咬牙道:“若必须以修为续命,用我的也可以吧。”

“这是我自己的事,你不准插手。”

言罢,都暻秀转身欲离开,走出几步复又留下淡淡一句:“修炼必当历劫,你劫数迟迟未至,还是莫要在人间逗留。”

少年漆黑的眸中闪过一丝凄楚,半立在水中,定望着那人离去的方向。

晚饭时,都暻秀鲜少动筷,金母见状盛了碗汤递给他,“暻秀脸色怎么这么差,来,喝点汤补补”

都暻秀不忍推拒,浅尝一勺,不料竟是哗得一口,将那汤完完本本呕在地上,见都暻秀红着面颊咳嗽不止,金钟仁连忙飞身过来拍抚他的背脊。

都暻秀痛苦道:“那是……什么汤?”

“鲫鱼汤啊,新鲜着呢。”

“唔……”都暻秀不仅将先前入口的汤吐得干干净净,甚至呕出几许嫣红的血丝来。金钟仁再不犹豫,抓起他的手搭在肩上,一手环住腰身,扶他回房休息。

金母担忧地愣在饭桌前,这鱼汤如此鲜美,怎么他竟像是沾了世间最污秽恶心之物,整张脸呕得苍白如纸。

金钟仁揽着都暻秀纤细的腰肢,轻放到床上,脑中只想到一个词,柔若无骨。

见都暻秀脸色依旧难看,收回想法关切道:“好些了吗?怎么忽然呕得那么厉害?”

都暻秀撇过头道:“只是受不得鱼腥,没什么大碍。”

“真的没事?要不要找个郎中来看看?”

“不必了,我想休息一下。”

金钟仁本想再说,但看都暻秀的表情有些不耐,只好道:“好吧……那你好生歇息”

金钟仁走后,都暻秀绕到一片屏风后面,那屏风后备着一只大大的水桶,都暻秀迫不及待地投身水中,双颊火辣辣地,轻轻抚摸,脸两侧竟长出一片片青鳞,耳朵也幻化成奇怪的扇形,仰面向后舒展,一条蓝色的鱼尾跃出水面,掀起水花,划出一道美丽的弧度。都暻秀双臂伏在桶沿上,一手拨弄着“小扇”,微微叹息。

咚咚,有人轻声扣门。

“暻秀,是,是我。”

都暻秀慌忙地甩一下鱼尾,拍打着水面跃出,一手抓起搭在屏风上的衣衫。

金钟仁已经推门而入,一进门便见屏风后头人影恍动,“……你在沐浴?”

都暻秀隔着屏风道:“什么事?”

“额,你晚上没吃什么东西,我怕你饿着,带些点心给你”金钟仁不好意思地解释着。

“先放那吧。”

“好。”

金钟仁把点心盘放到桌上,再抬头,都暻秀已经合着衣衫出来了,青袍披挂,露出精致好看的锁骨,一根带子在腰间随意束起,再往下是若隐若现的双腿和赤裸的双足。

长发还在滴着水,在门口投进来的一束月光下,就如同海上鲛人泣下的珠泪。

金钟仁望得出神之际,都暻秀已经拿起一块桂花糕咬了一口道:“恩,好吃。”

金钟仁笑道:“知道你从小就爱吃这个,所以拿了很多。”

都暻秀正吃着的动作顿了一下,也不接话,只是微微笑了笑。

月光如水,倾泻在花间,如纯白的梦,都暻秀坐卧在池塘边,抚着花瓣轻喃:“快醒来吧。”

一旁的少年把手里的糕点塞进嘴里,大口咀嚼,末了还食髓知味地舔舔指尖,“恩,人吃的东西,甜腻得很”

“你吃得出甜味?”

“当然,很早以前就尝过甜的滋味儿了。”少年慵懒地拨弄着荷叶。

“看来世勋真的长大了”,都暻秀露出浅浅地微笑。

吴世勋没有告诉他,他最初体会到的甜,便是来自于他的笑。

凉夜无心,有心人未眠,池塘边的两人如是,榻中人亦如是。

躺在床上,金钟仁辗转反侧,脑中一遍遍描摹那青蓝衣衫下的玲珑身段……

他竟然,对自己的总角之交有了遐想……

———TBC———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