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絮

你是朱砂痣,也是白月光

鱼欢

exo开度 古风同人文

第七章

入夜微凉,几片零星的叶子落地成霜。

已经,秋天了吗?

都暻秀微微合了合衣衫,他刚从池塘边回来,今日养护着伯贤魂魄的那株荷花已经吐露了新蕊,他让世勋好好守着,接下来只待它开花,便是伯贤苏醒归来的时候了。

回到住处,看到一个人正坐在他的房门前的台阶上,手里拿着酒瓶不断往嘴里送,地上还有四五个空瓶子孤单地躺在那儿。

“钟仁?你怎么在这?”

金钟仁抬起头,双颊隐隐发红,直楞楞地瞅着他。

“你回来啦。”

扑面而来的酒香笼得人阵阵发晕,都暻秀眉头微蹙,“怎么喝了这么多?”

“唔……心情不大好。”

“为何心情不好?”

“母亲觉得她老了……”

“……”

“她要我成家立业给她看……”

“……”

金钟仁呆呆地望着他,一幅很苦恼的样子,“暻秀,你们妖的一生,是怎么度过的?”

“修炼,历劫,得道,周而复始,直到哪天劫数过不去了,生命也就走到了尽头。”

“啊……听起来也很无味啊。”

“生不为人,身不由己。”

金钟仁却不赞同地摇摇头,晃晃悠悠地爬起来道:“人有什么好的?连自己的终身大事都无法决定,只能听从父母之命,娶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就那样过一辈子……”

“娶妻,生子,凡间男子不都是如此么?”

“是啊,都是如此……可我喜欢的,偏偏也是个男人。”金钟仁又灌了一口酒,声音萧涩如秋夜。

“而且,是一个永远也无法得到的人。”

永远,无法得到的人?

都暻秀低眸想了想,忽地挥动衣袖,幻化成一个白衣少年,仔细一瞧,眉眼竟与伯贤有九分相似。

金钟仁定睛看了看,晃了晃脑袋,惊讶地用双手捧住他的肩膀,“伯贤?”

都暻秀看着他惊喜的模样,心中竟生出一丝难过。

“是我,伯贤,我回来了。”

金钟仁定定地凝望着他,忽然放开手,又晃了晃脑袋,“不,你不是他。”

都暻秀有些惊讶,他的幻术应是十分娴熟的了,他醉成这个样子,怎的还能分辨?

……大抵,一个人若是被另一个人记得深了,那么他的音容笑貌,气韵风华,应该是永远也无法被模仿的吧。

想到此,那点难过中好像又增填了几分妒意。

嫉妒?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不要……”金钟仁突然嘟哝一声。

“什么不要?”

“你不是伯贤,不要穿他的衣服。”

金钟仁眼神飘忽,不知看向何处,难受地扶住额角,脚下也似乎站不稳了,但嘴里还是重复着:“不要穿……伯贤的衣服……”

“……我知道了。”都暻秀扶住他,尽量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阿秀……”金钟仁唤道。

都暻秀微微一顿,没有应答。

“他应该穿蓝色的。”金钟仁似乎醉得深了,安静地靠在他肩膀上,声音低沉,近乎呢喃。

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一点点化开了,在只属于都暻秀的嘴角上,悄悄绽放出一个微笑。

“阿秀……”

“嗯?”

“你不是说,有求必应吗?”

“嗯,怎么了?”

金钟仁抬起头,眸光微漾,潋滟如晴湖。

“那我要你。”

---TBC---

(下章预备开个小车,求喜欢求评论求鼓励(ಥ_ಥ))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