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絮

你是朱砂痣,也是白月光

鱼欢

exo开度 古风同人文

第八章

金钟仁的话如同一道霹雳,惊动了那颗平静百年的心。

都暻秀着实愣了一下,“你可知自己在说什么?”

“我说,我想要的,是你。”

再一次听到这个答案,比第一次更加坚定,更加动人心魄。

“你喝醉了。”都暻秀不动声色地推开他,仓皇转身。

“我从未如此清醒。”

金钟仁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眼底里灼烈的渴望被一种受伤的眼神代替,“阿秀,你可是在怪我,那日伤了你?”

“……”下意识地抚摸手臂,伤痕虽已消失,那种痛感却还记忆犹新。

“没……”

“对不起,我不知道会那样。”

都暻秀回过头,只看到那人泛红的双眼,眼睛的主人定定地看着他,一行泪正顺着眼角流下。

都暻秀愣住了,他确实醉了,委屈的样子就像一个七八岁的孩童。不过抛却这些来想,他竟因伤害过他而难过至此吗?

“不是的……我没有怪过你。”急忙解释着。

“那你可是厌恶我?”

“不是……”

“那你,可曾喜欢过我?”

“……”

喜欢……么?

从,什么时候开始……

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一个比修炼更加让他专注的存在。

“都暻秀,除了你,我别无他求。”

那声音有些落寞,带着醉人的酒香,如缠绵的枷锁,拢得人无法逃脱。

一双清眸渐渐柔和,都暻秀听见自己的声音融进夜色。

“好,我便成全你一次。”

一句话,像是一道赦令,蛰伏的情感再也无法沉寂下去。金钟仁伏下去搂住他的腰,一把将他扛在肩头,略微虚浮地步子,却难得地将他抱得很稳。

都暻秀就那样任由他将自己抱进屋内,精致的脸上却慢慢浮现出一丝迷惘。

在妖的世界里,本就没什么伦☆理纲常,因此对于这种事,也没有什么可扭捏的。

只是那个问题却一直在心头萦绕不去,自己,真的喜欢上了这个人吗?

喜欢这种心情,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

也许是初次以人形相见时,他眼中那一瞬来不及掩饰的惊艳,也许是再见时,他的哭声太过扣人心弦,也许是数日来无微不至的关照,也许只是一个微笑……也许,本就没什么特别的缘由。

只是当日为他所伤时,都暻秀才惊异地察觉,比起身上的那些伤,更加疼痛的还有一个地方,是心。

月华似练,静静流淌在床榻。

素手轻轻摘下发带,海藻般柔软的乌发自掌心渐次滑落,铺开在颈侧。纤长的睫毛在细碎的月光下,如翩跹的蝶翼,微微颤动着,泛着微蓝的瞳孔凝望着对面的少年,像极了月下初绽的昙花,清冽而妖冶。

果然,妖天生惑人。

少年沉眸,动情地吻上那双漂亮的眼睛。鼻梁和他的脸颊相互贴合,轻轻摩挲。唇舌交替着,一路向下游走,依次濡湿鼻尖,唇瓣,最后流连于舌间。

都暻秀的唇天生微凉,吐纳的气息却是温热的,两者混合的奇异触感,令金钟仁久久不舍放开。呼吸紊乱,心绪亦急躁起来,从最初的蜻蜓点水,变为吸吮啃咬。一颗血珠渗出,为那本就莹润的双唇,染上一抹艳丽的颜色,用舌尖轻轻舔舐,是腥甜的味道。

金钟仁初尝云雨,尚不经事,却在面对这个身体时无师自通一般,极尽香艳之能事。

指尖灵活,褪去一身青衫,耐心地抚过那身上每一寸细腻光滑。嘴上也不懈怠,继续向下,描摹他颈部肌肤的纹理。腾出的手摸索着,攀上他的掌心,十指交扣,呼吸亦不觉加深加重。

感受到他胸膛的起伏,金钟仁埋头,将那点凸起的朱樱含在唇间,舔咬啃舐,虔诚而细致。

都暻秀仰头发出一声轻叹,牵扯的脖颈在空气中划出一个好看的弧线。白皙的皮肤泛起粉红,银鱼般玲珑的腰身轻轻扭动着,似无声的勾☆引。

金钟仁本就迷离的双眼,此刻更蒙上一层朦胧的雾霭。又一次噙住那人的唇,狂风骤雨般的争夺,侵占,身体火热的某处亦跟从原始的yu望寻求着归宿。

逐渐清晰的呻☆吟,混着烈酒的芬芳,痴缠悱恻,令人深深沦丧。

随着一次次律动,压抑的情感终于在极致的诱惑中得到彻底的释放。

灵魂交☆合之时,都暻秀脑中突然迸现出许多个场景,都暻秀的迷惘,在那一瞬间有了答案。

他喜欢金钟仁。

喜欢他身上的温度。

在他漫长的生命里,似乎一切都是冷的,永夜般的湖底,冰冷的砧板,泛着寒光的刀刃……

直到那个少年出现,用他温暖的掌心,小心翼翼的捧住他。那一刻,就像是沐浴在阳光里,带给他从未有过的舒适安心。

那个温度,他始终记得,是来自金钟仁的。

“留下来,别离开”

轻缓的气息吹打在耳畔,迷蒙低哑,都暻秀不自觉微微颤抖,人跟妖的结合会有怎么样的结果,他不得而知 。

但他知道,他的答案一定是,“好”。

像是听到了某种永不背弃的誓言,金钟仁咧开嘴角,露出满意的微笑。猫一样的弓起后背,这一夜,还很长。

烛火渐矮,两个身影逐渐重叠。

风带开木质雕窗,吱呀一声轻响,很快又被夜风流放,谁也不曾在意。

贪欢一场,春末秋梦,睁眼已是正午,只是天色阴沉,不多时竟起雷雨,气温骤降。

都暻秀枕着金钟仁的手臂,后者睡意正酣。抬起手,轻柔地为他捊去贴在脸上的湿发,又将被子往颈间掖了掖。

安静穿好衣服,直接走进雨幕里。

“今日为何才来?”

说话的少年同样置身在雨里,却也是一样的从容不迫,丝毫没有被雨水沾湿的狼狈模样。

在他身后是几顷盛放的荷花,纯白的颜色映衬着少年清俊的面容,如同一幅赋了诗的画卷。

只是此刻那张脸上的表情却冷若冰霜,连带着语气都是冷的。

“多睡了一会。”都暻秀垂下眼帘。

“哦?”吴世勋的声音冷到了极点,“那这身上的红痕又是从何而来?”

都暻秀下意识地拉了一下领口的位置。

“我的事,不需要与你交代吧。”

“都暻秀!”吴世勋抓住他的肩膀,死死盯着他,恨不得要把这个人吸进眼底,“你当真不懂?”

都暻秀吃痛地皱了下眉,露出不解的表情,“不懂什么……”

吴世勋突然低下头,用自己的唇封住他的,同时倔强地盯着他的眼睛,试图从中捕捉到什么,然而那双眼里除了错愕,再没有额外的情绪。

吴世勋发狠地咬了一口,最终看着那人残破的嘴角,和依旧无动于衷的眼神,缓缓松开了手。

“……”

雨势渐猛,少年却岿然不动,他的头垂得极低,看不清表情。额前的碎发被风扬起,隐约见到发丝遮盖下,有莹莹一点微光一闪而过。

那是……眼泪?

都暻秀试图伸手去确认,吴世勋却挡开了他,一瞬间化作一道银光,直冲天外,很快不见了踪影。

都暻秀呆愣在原地,头顶的乌云像是永远化不开的浓墨。仰面,闭上双眼,大颗雨点扑打在脸上、唇边,冰凉咸涩。

妖不泣泪,除非是为所爱之人。

这是妖界亘古不变的传说,但是在此之前,他从来不信。

当他还是一条鱼的时候,就是不会流泪的,待到修成人形,已是百年,见惯了世事变化,更难为人类的情感所触动。

他只知,人之所以为万物之灵长,妖修炼之必经形态,皆因人有七情六欲,而眼泪,就是人在伤心时的一种特殊产物。

镜中,乌黑如幽潭的眼里,水波微漾,似乎在下一刻就能凝结出一颗水珠来,却终是什么都没能落下。

摸着干涩的眼角,都暻秀看到自己脸上浮现出从未有过的表情。

迷惘,无奈,而又异常痛苦。

---TBC---

(之前的有敏。感。词,被删了,哈哈哈。我想知道敏。感。词都有什么,我真是尽力了,我实在挑不出哪敏。感。π_π)

评论(8)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