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絮

你是朱砂痣,也是白月光

鱼欢

exo开度 古风同人文

第九章

天朗气清,远山黛林,一派美好祥和之景。

人迹罕至的地方总是相对宁静,然而这份宁静却也只流于表象,隐藏在背后的是无论在哪个世界都存在的——关于生存的斗争。

雄鹰在天空上盘旋,锐利的鹰眼扫视着身下那片草地,它是大自然最出色的猎手,任何猎物都逃不过它的利爪和尖喙。

很快,一个明晃晃的影子吸引了它的注意,它盯紧目标,在空中打了个旋儿,之后俯冲直下。

只是它不知道,这一次,它却成了别人的猎物。

那蛰伏在草丛中的东西本在睡觉,直觉一片阴影逼近,本能地闪退,速度之快,反应之敏捷,竟让从未失手的猎人扑了个空。

突袭不成,那鹰显然有些恼怒,在高处回旋了一圈,忽然长鸣一声,调转方向展开了二次攻击。

它的目标方才自草里昂起头,狭长的身子像人一样直立起来,那是一条似蛇非蛇的东西,罕见的银色鳞片因为被激怒而微微张驰着,在阳光下反射着耀眼的白光。

鹰的飞行速度极快,而它更快,闪电一般迅猛地蹿了出去,于半空中将鹰身紧紧缠绕,雄鹰拼命挣扎,试图用利爪将其撕碎,然而那家伙的鳞片就像铠甲一样坚硬,它越是挣扎,就被纠缠地越狠。

雄鹰同它缠斗了半晌,终因翅膀完全被束缚而与之双双摔落在地,混乱之中,鹰爪刺进了相对柔软的“蛇”腹,顺势划开一道口子。

尖锐的疼痛彻底惹怒了对方,鹰颈被人一口咬住。伴着一声脆响,那脖子便被有力的下颌轻易扭断,可怜的鹰垂死扑腾了两下,便再没了动静。

战斗将息,胜利者撕咬着他的战利品,草丛中一时羽毛翻飞。噗噗地吐着粘在嘴里的毛,少年一脸嫌恶。

“岸上的东西,真恶心。”

吴世勋原本生活在这一带的水域,这是第一次上岸,本想舒舒服服晒个太阳,却莫名其妙遭到攻击,真倒霉!他摆弄着那家伙锋利的爪子,心想这东西刚刚若是刺穿了他的肚子……啧啧,不堪设想。

恰逢一阵风吹过,压低了片片青草,传来一阵轻微的骚动。

吴世勋化回原型,压低身体,瞳孔立刻缩成两道细长的梭形,警觉地盯着响动接近的方向。

茂盛的杂草被一双手拨开,吴世勋蓄势扑过去,张口就咬,却被一个弹指打了回来。

“牙都没长齐,还想咬人?”

泠然的声音自头顶传来,吴世勋捂住额头被弹中的地方,抬头睨着那位不速之客。

来人逆着光,吴世勋却觉得眼前一亮,连带微缩的瞳孔都舒张开来。

“原来是条小水蛇。”那人弯起眼睛。

“你才是蛇,本大爷可是……”

“嘶——嘶嘶——”,吴世勋不满地抗议着,然而说出来的话落到对方耳朵里,便成了聒噪的单音节,吴世勋懊恼不已……

那人歪着脑袋,细细打量他,“受伤了?”

“……”

肚子汩汩流着血,吴世勋的锐气少了几分,但仍有所戒备,身体盘节着,将腹部小心掩藏起来。

那人微微一笑,兀自伸出手来,向那纠结的身体中间探去,吴世勋飞快地缠上他的手臂,身体发狠地勒紧,警告地吐着信子。

“嘶嘶(你找死)!”

而那人只是安抚性地点了点他的脑袋,然后用冰凉的指节抚过他的腹部,手指过处,伤口竟以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

“不痛了吧?”那人微笑道。

吴世勋顿住了,从出生以来,他受过的伤大大小小不计其数,而他从来都是躲在角落里面独自舔舐,这是第一次,有人问他,不痛了吧。

望着那只原本雪白如藕的手臂被勒得渐渐发紫,吴世勋触电一般从他身上退开,却见那人面上依旧云淡风轻。

“岸上是很危险的,在这里务必要小心。”

吴世勋吐吐舌,不以为然。

弱肉强食,这本就是世间的规则,而他并不认为自己是弱者。

一只蔫殃殃的野兔子被扔到面前,又听那人温声道:“喏,应该比那只鸟好吃。”

吴世勋只看了一眼,就嫌恶地撇过头,他对带毛的食物实在没什么好感。

“想快点恢复元气就吃下去。”

“嘶~~” 一阵哀怨。

一顿午餐,虽不尽人意,却也吃得很饱,吴世勋惬意地躺倒在草地上,温暖的光,和煦的风,好不舒服。

“你也喜欢晒太阳么?”

吴世勋歪过脑袋看他,那人正坐在他身旁,仰起头闭上眼睛,十分享受地扬起嘴角:“岸上的阳光,比水里温暖。”

阳光落在那人脸上,将那原本就很好看的侧颜渲染得更加柔和。薄纱般的青色衣袂铺在草地上,看起来柔软舒适,吴世勋小心凑了过去,依偎在那片衣角上,缓缓闭上眼睛。

这里的阳光,很不错,吴世勋心想。

“我叫都暻秀……”

“嘶嘶——(暻秀……真好听啊。)”

“你有名字吗?”

“嘶?(我吗?)”

都暻秀打量着草丛间那条悠然晒太阳的家伙,漂亮的银色鳞片,吃得圆滚滚的、雪白的肚皮。

“没有吗?那以后就叫你……”

嗯哼?吴世勋认真期待着。

“小奶包吧!”

“嘶??”(-_-||)

几道河流蜿蜒闪动银光,大片青草从河畔延伸至山脚,深深浅浅的绿色在大地上勾勒出美好的画卷,间杂着星星点点的野花,美不胜收。一人一“蛇”躺在中间,亦相得益彰,陶然自得。

不知过了多少天吃白食的日子,久到吴世勋都快忘了亲手捕食的感觉,久到他几乎已经习惯了那些带毛的食物,久到他完全可以离开都暻秀独自生存了。

可是,他却再也不愿回到一个人的时候了。

某一天,想以人类形态面对都暻秀的想法终于占据了上风,吴世勋在都暻秀还在熟睡的时候,第一次在他面前化成人形。

在梦里,小奶包正用冰凉的舌尖舔舐着自己的嘴唇,那是这条蛇一贯爱做的事,都暻秀被唇上那一阵酥痒的触感扰醒,一睁开眼,却看见一张放大的人脸。

都暻秀下意识地一把推开那人,拉开距离一看,却是一个赤身裸☆体的少年。

少年意犹未尽地舔着唇角,俊美的脸上露出委屈的表情:“暻秀……”

都暻秀注意到他腹部有一道浅浅疤痕,试探地问道:“你是,奶包?”

“……”

吴世勋对这个称呼始终接受无能,“……我有名字,我叫吴世勋。”

“还有,我不是蛇,是蛟。”

【古有传说,蛇修千年化蛟,蛟修千年化龙。】

坐在酒馆门前,吴世勋一口一口喂着酒,强烈的辣味灌入喉咙,刺激着五脏六腑,似乎这样便能将所有压抑的情绪冲刷殆尽。

然而那些过往的回忆就像这人间的酒,愈是甜美,愈是刺痛,愈是积压,愈是浓烈。挥之不去,遣之不散。

本是来此避雨的人们何曾见过这等相貌的人物,纷纷侧目,甚至过路的行人也为了一睹容姿而特意进来打酒,于是这本就不大的酒馆变得更加拥挤了。

吴世勋面色难堪,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飞出酒馆,跃上屋顶,顿时引来阵阵惊呼。

似乎照应了他的心情,霎那间风云变色,雨势加剧,擂鼓一般的骤雨掩盖了其余一切嘈杂,天地之间只剩奔腾的水声。

不远处,一个灰色身影正从雨幕中赶来,足尖在房屋上飞速点踏,破旧的衣角在雨水中猎猎翻飞。

“妖孽!还不收手!”

——tbc——

等很久了吧,嘿嘿嘿,对不住大家啦,下次更大概就完结了,敬请期待吧。么么哒~

评论(1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