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絮

你是朱砂痣,也是白月光

鱼欢

exo开度 古风同人文

第十一章

轰鸣声不绝于耳,金钟仁一遍又一遍敲打着门窗,可是外面却再没了回应。

这房子显然被都暻秀下了结界,任凭金钟仁如何用力,都不能将出口撼动分毫。

既然打不开,那就毁了它!

金钟仁几乎找遍了所有能扔的东西,桌子,椅子,镜子……一股脑地朝着门窗砸过去,不一会就弄得满地狼藉。

桌椅都零碎地躺在地上,门却纹丝未动,只有窗子被砸出了一道小小的裂缝,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雷声似乎变小了,仿佛转移到了更远的地方,金钟仁又唤了几声,却依旧没有任何人回答他,他的心被不好的预感填充着,在焦躁和担忧中不断折磨。

他猛然挥起拳头朝着那道裂缝砸去,砸落了一地碎屑,接着是第二拳,第三拳……疯狂的击打就如窗外细密的骤雨。

缝隙逐渐变大,他改用手指去掰断那些残木,细小的木屑深深嵌入皮肉,他的指节早已血肉模糊。然而他俨然变成了一个毫无知觉的假人,只会机械而用力地重复着那一个动作。

鲜血顺着木质的纹路流下,与外面的雨水交融到一起。他停下来,后退了两步,使出浑身力气踢了过去。

破烂的窗板终于被踹开了一个大洞,金钟仁一刻不待地冲进了雨幕里。

吴世勋原本在往金家赶,中途却发现天劫已经转移了方向,心中预感不妙,便急忙追来。可他还是晚了一步,看到都暻秀躺在血泊里奄奄一息的那一刻,他悬着的心也彻底跌入冰谷。

雷电还在叫嚣着它的愤怒,吴世勋再不敢耽搁,抱起都暻秀转身对着跟在后面的鹿晗道,“你有没有办法可以把他藏起来?”

“有!”鹿晗摸了摸道袍,从腰间取下一个精致的袋子,“锁妖囊!”

“锁妖?”吴世勋皱起眉头。

“你放心,这个除了会让妖变回原形以外,不会造成任何伤害。”

都暻秀的生命气息很微弱,天劫一时捕捉不到他的妖气,吴世勋望着天边欲蓄势再来的光影,点头道:“好,要尽快。”

“嗯!”

鹿晗一手捏着锁妖囊,另一手双指并拢,口中飞快地念出一串口诀,都暻秀便如一只残破的布偶,在风中摇曳着化成一尾青鱼,然后被鹿晗收入囊中。

天劫并未停止,它一旦找不到宣泄者,便会另辟稀径,到那时镇上的百姓就难逃厄运了。

吴世勋的眉头渐渐凝紧,他一把抓住鹿晗的手,认真看着他道:“你不是想拯救苍生吗?”

鹿晗愣了下,“我……”

“你也不希望那些凡人死,对吧?”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要借你的手一用。”

“什么?”

鹿晗话还未完,便见一道剑光闪过,吴世勋已经抓着他手,拔出了他的斩妖剑,干脆利落地在自己的手臂上划了一道。

剑刃划过之处,吴世勋光洁的皮肤如同灼伤一般溃烂破裂,鲜血不断涌出。

“你这是干嘛!”鹿晗惊呼一声,接下来,他马上知道了他要做什么。

与天道截然相反的妖魔道正是天劫的首要目标,换言之,妖的气血,最能吸引它的愤怒。

吴世勋这是以自己为诱饵,在替那个人引劫!

果然,天上的雷电在这一刻集聚在一起。吴世勋难得冲鹿晗展露出一个笑颜,随后摇身化作一条银色蛟龙,直冲霄汉。

电闪雷鸣中,鹿晗仿佛听见他对自己说了声谢。

“疯了!”

吴世勋这么做能不能抵挡住雷劫还未可知,但是失血不止却是一定的!这家伙,真是不要命了!

另一边,金钟仁循着异变的天象姗姗来迟,他看到天上的雷电正追逐着一条银色巨龙,看到湖水扑打的岸边竟然还站着一个人,他跑了过去,见那人正是之前在市集上碰到的算命先生。

鹿晗正焦急地注视着天上的情况,在见到另一个活人后大喜过望,还未待金钟仁开口,他便将锁妖囊塞到他手里,“我知道你要找谁,他就在这里!”

“暻秀?”

鹿晗重重点头,虽然他并不知道都暻秀的名字,但是此时此刻会冒着危险来到这里的,一定不会是毫无干系的人。

鹿晗叮嘱道:“他的妖气很弱,不宜在人间停留太久,需要尽快回到湖里,带他走,离这越远越好!”

交代完这些,鹿晗动作飞快地用剑划破手掌,新鲜的血液与吴世勋残留的血渍融合在一起。他将这些血涂抹在衣物遮盖下的皮肤上,以免被雨水冲走,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朝与金钟仁背离的方向奔跑起来。

金钟仁握着手中的锁妖囊,在漫漫雨雾中奔走眺望,他目尽眦裂,最后终于发现了一只在风浪中孤单摇晃着的小木船。

湖中惊涛拍岸,如果贸然在湖边把都暻秀放出去,结果一定是被巨浪拍回到岸上。

金钟仁把锁妖囊塞进胸前的口袋里,踩着泥沙和急流一路狂奔,这段距离放在平时并没有多长,然而在这种天气下,他却像是用尽了半生的力气。他跌跌撞撞地爬进船舱,用船上的绳索将自己和船身牢牢绑在一起,望着波涛汹涌的水面,他摸了摸胸口的位置,毅然决然地向着湖心划去。

在暴风雨中行船,莫说是金钟仁,就是换个经验老道的船夫,也绝对没有那个勇气。金钟仁无从在这样的风浪中摸索行船技巧,只能凭着蛮力与湖水巨大的阻力负隅抵抗。

湖水漆黑得如同被墨汁染就,金钟仁总觉得那幽暗地湖底似乎潜伏着什么东西,可他根本睁不开眼睛去辨认。他感觉自己像是一只渺小到极点的蝼蚁,正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戏耍把玩着。木船在波涛和暴雨的双重摧残下剧烈地摇晃,仿佛随时都会散架。飞溅的水花不断激荡着船身,又劈头盖脸地打在他身上,好像什么人用满满一缸的沙砾朝着他狠狠泼洒,分明是刺骨的冰冷,却又火辣辣地疼。

金钟仁不知道离岸边多远了,他早已无从判断方向,四肢也已经冻到僵硬。手掌被水流激荡着的木桨震出许多个口子,残破的手指即使在湖水的浸泡下也流不出血来。但他不能放手,因为一旦松开了手,这只船就会彻底失去控制。

然而上天似乎偏要开他的玩笑,一道劲风卷着巨浪划过,那两只船桨终于不堪重负,生生从中间折断,接着很快被水流卷走。

湖水一浪高过一浪,如同一张血盆大口,将他连人带船一起吞噬殆尽!木船登时被拍得粉碎,金钟仁被一股怪力甩了出去,他想要借绳子抓住眼前的浮木,可是身体就像一块沉沉的石头,完全使不出力气。四周的水压倾泻而来,他终于放开了手,那一刻,他竟忽然觉得如释重负。

湖底好黑,没有一丝光亮,可是却很平静,平静地仿佛经历过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境。黑暗中有什么东西,精灵般游向自己,冰凉的嘴唇覆上自己的,金钟仁贪婪的吐纳着来自对方口中的气息。

他感觉身体变轻了,所有压力和痛感通通消失不见,就那样不断上升,直到浮出水面。

空气,大把的空气,从口鼻一直灌入肺里,金钟仁重重咳了好多下。有人推了推他,他缓缓睁开眼睛,见到一个渔夫装扮的老者。

他正躺在潮湿的岸边,身后就是潮汐起伏的声音。时间不知已经过去多久,久到雨停了,风也停了,只有水面上漂浮着的残木和泥土证明着曾经的那场风暴。

老人问了他什么,他没有听清,只是茫然地摇摇头,不自觉摸了摸胸口,衣袋里面空空如也,仿佛整个胸腔也被掏空了。

他记得,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自己拼尽最后的力气将什么东西打开了……然后……

然后呢?

望着平静地湖面,金钟仁忽然红了眼眶。

他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tbc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