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絮

你是朱砂痣,也是白月光

鱼欢

exo开度  古风同人文

第十二章

碧空如洗,晴得十分透澈。

金钟仁坐在院子里听着鸟儿的啁啾,抬头望天,自从那场大风暴过后,镇上已经很久没有下过雨了。

“嘿,发什么呆呢?”

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一回头,便看见一张灿烂的笑脸。

金钟仁不知怎的,每次看到边伯贤,脑子里都有一些熟悉的念头呼之欲出,他试图努力捕捉些什么,却总也想不起来。

边伯贤一屁股坐在他身边,疑惑道:“你怎么了?自从那天从湖边回来就失魂落魄的。”

金钟仁收回目光,看向面前那片莲花池,“不知道,总觉得……记忆出现了什么问题,想起来的事情都断断续续的。”

“你不会是被雨淋出了毛病吧?”边伯贤担忧道:“话说那天雨下得那么大,你没事跑去湖边干什么?你忘了算命先生说你十六岁前忌水了?”

“我……我想不起来了。”

“对了!你不在的那天,恰巧就是你十六岁的生辰呢!”

边伯贤好像忽然又想到什么,皱起眉头摸了摸下巴道:“说起来,当时我在哪儿来着……我怎么没有陪着你呢?”

边伯贤苦思冥想了许久,却一点头绪也没有,就好像自己根本没有经历过那一天一样。

边伯贤一向不喜欢为难自己,于是他索性不想了,又开始教育起了金钟仁,“我说你啊,就是不长记性,上次咱俩为了放生那条鱼儿,差点双双栽在湖里,你居然还敢去!”

“上次?”金钟仁似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上次是什么时候?”

“上次啊……额,过了多久来着?”伯贤努力想了想,“应该有几日了吧。”

“少爷,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一个一直陪侍在旁的丫鬟提醒道。

“一个月?!不可能吧?”

边伯贤满脸的不可置信,“我对这段时间……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没印象,难道伯贤的记忆比起自己,有着一段更大的缺失?金钟仁脑中已经隐隐拼凑出了什么,立刻追问道:“你接着说,那天之后又发生什么了?”

“别提了,那日分明是你见那鱼儿可怜将它救下,后又顾及到忌水一说,才经由我手将它放生,哪知道这样一来却好像成了我诱你涉险,日后令你娘记恨我事小,若误会你我断袖情深,那我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不是让你说这个!我是问你回来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可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奇怪的地方?”伯贤想了想,点点头道:“若说奇怪的地方,就是我一觉醒来,家里人看我的眼神都很惊恐,就好像那种见了鬼的感觉!不过,他们也没有跟我多说什么,只念叨着‘神仙保佑’啊,‘回来就好’啊什么的……搞得我好不舒服的……”

他自顾自地说着,没有发现金钟仁的眼睛已经越来越红。

金钟仁忽然扑过来一把抱住了他。

“……”边伯贤满脸茫然,“喂,怎么了这是?”

“没什么……”金钟仁也说不上是为何,只是刚刚见到他便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并且在心中好像有什么事情,就快水落石出。

“额……”边伯贤也伸出手臂,抱了抱他,尽管他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金钟仁忽然道:“你身上怎么有股花香。”

“诶??这这这……”

一说到这个,边伯贤显得有些苦恼。“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自打那日落水以后,身上就莫名染了莲花香,而且怎么洗也洗不去!”

想他边伯贤堂堂五六尺男儿,怎得就像女儿家一样有了体香……

莲花、莲花……记忆如同打开了一个闸门,一瞬间如潮水般铺天盖地而来。满池莲花掩映,那些残缺的、至关重要的东西越来越清晰,一个始终萦绕在脑海中的面容慢慢生动起来……

“我将他的魂魄寄于一株莲花,养在你家的池塘,日日以修为相渡,以此续命……”

“这是伯贤的魂株,请你代我守护好他,过了今日,他就会回来了。”

“我也会,回来的……”

“钟仁……”

……

“钟仁?钟仁?”

听到来自伯贤的呼唤,金钟仁从记忆中抽出神来,在他怔忡之际放开他,陡然转身,大步地朝着门外跑去。

边伯贤大喊:“喂!你又要干嘛去?”

“去找一个人!”

“找人?谁啊!”

“让你回来的人。”

“什么让我回来?”边伯贤完全摸不到头脑,“喂!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长清湖畔聚集着许多渔民,他们有人洒着网,有人拿着叉,正弯着腰低着头去捡岸上的鱼。

每当暴风雨过后,岸边总是会有许多被浪潮冲刷上来的新鲜的活鱼,鱼贩们自然不会放过这些得天独厚的资源。

金钟仁赶到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男人正用鱼叉捕杀一条大鱼。

那鱼儿通体靛蓝,鱼尾如青纱摆动,却又十分有力地在沙滩上扑腾出一个又一个沙坑。

眼看叉子就要戳中它了,金钟仁连忙冲上来死死抓住叉杆,“不要!”

那渔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搞得一惊,他愣了愣道:“小兄弟,你也想要这鱼?”

金钟仁重重点头。

“可这鱼是我先看上的……你看……”

“我跟您买,出个价吧。”

“嘿嘿,爽快!十文怎么样?”

“好!”金钟仁二话不说地掏出一块银子,塞到男人手里,然后宝贝似地抱起了那条在泥泞中挣扎着的青鱼。

男人面露难色道:“小兄弟,您这个我找不开啊……”

金钟仁道:“不用找了,您可以不以借我一条船?”

“可以,当然可以!”男人一口应承下来,很快为他找来了一艘渔船。

金钟仁迫不及待地跳了上去,他把鱼放进船上的一个水桶里,摸了摸它的背鳍道:“我带你回家。”

船行至湖心,金钟仁小心翼翼地将鱼捧出来,望着它一张一合的嘴巴道:“暻秀,是你么?”

“……”那鱼自然无法讲话。

“这里没人,我把你放到甲板上,你要是暻秀的话,就化成人形吧。”

“……”

金钟仁把它轻轻放到甲板上,鱼儿落地蹦哒了两下,却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金钟仁着急道:“你是不是法力尽失,变不成人了?”

“……”

鱼儿依旧无法回答他,它猛烈地扑腾着身体,在靠近船边的时候一个鲤鱼打挺,纵身跃进湖水里。

“暻秀!”

那鱼一入水,就如脱缰的野马,甩着尾巴迅速游开了。

“喂!暻秀你去哪啊!”看见那鱼的影子越游越远,金钟仁焦急地喊道。

“你在叫谁?”

一个泠然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金钟仁蓦然转身,却见一个俊美的少年正坐在船头。青衣如纱,长发垂髫,双耳如精致的罗扇轻轻抖动,蓝黑色的眸子在阳光的照射下慵懒地望着他。

“暻,暻秀?”

“嗯,我在……”都暻秀手指轻扣着船边。

金钟仁愣在了原地,就好像一个人忽然从你混沌的梦中跳入了现实,而且就活生生地在你眼前。他一瞬间懂得了诗中那种近乡情怯的感情……

见他这副呆傻的模样,都暻秀嗤笑道:“为何这样看着我?”

金钟仁也笑了,“你这样……真好看……”

“是么。”都暻秀挑眉道:“所以,你觉得那条蠢鱼很像我吗?”

“不不不!当然不是!”金钟仁矢口否认自己认错了鱼……

都暻秀的确没有想到中了法术的他还会想起自己,敛起笑容道:“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呢?”

金钟仁吞了吞喉咙,似乎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我已经十六岁了……”

“嗯?”

金钟仁面色微微泛红,“按,按我们的习俗,已经到了可以婚配的年龄。”

“……哦?是么,你要娶妻了?”都暻秀垂下眼帘。

“嗯。”金钟仁点点头,目光深深地凝视着他的眼睛,认真问道:“我……可以娶你吗?”

“噗”,都暻秀忍不住笑出了声,他低头思索了一会,为难地说了句:“嗯……可我不会生小孩啊……”

金钟仁忙握住他的手道:“我也不会生小鱼啊,你嫌弃我么?”

都暻秀眯着笑,摇了摇头。

金钟仁欣喜若狂地将他拉了过来,抱在怀里,满脸幸福道:“嗯!那就好!”

湖水像是一面澄明的镜子,倒映着那对紧紧依偎的身影。清风徐徐中,一叶小船悠然飘荡在波心,不知驶向何处。

许多的故事发生在这里,又随着时间悄悄地流走。

那曾经奋不顾身的勇气,那缠绵缱绻的爱恋,或许只有这悠悠的湖水会永远替他们铭记。

  
the end.

(完结了,有两篇番外。今晚先发一篇,另一篇还在赶制中……)

评论(8)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