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絮

你是朱砂痣,也是白月光

从此不负他【主邦信】

第十一章、言灵之书

武道场上,对质双方相持不下。其中有三个人分别被一堵光墙,一片结界,以及一条长链束缚着,而控制着他们的对手,却只有一个。

那人有着一头微微蜷曲的银白短发,纷扬披散至肩头,右眼戴着一只金色镶边圆框,左眼是清澈的淡蓝色。他身着一袭干净无暇的白色法袍,胸前两条流苏在法阵的风圈中轻轻扬起。

一本厚书在他面前的空中飞速翻动,他口中轻声催动着咒语,神色显得微微有些吃力。结界的光圈在右眼的镜片上折射出一道微光,使得整个人又多出一层神秘之感。

被长链拴住的那个人在结界中痛苦挣扎,已然是强弩之末。另外两个情况相对好些,他们突破禁锢之后便马上朝他展开了攻势。

那人面不改色收回链条,重新在面前设置了几层壁垒。吃过苦头的二人立刻避如蛇蝎,小心翼翼地绕开它们,紧接着再次袭来。

面对双重夹击,那人微微皱起了眉,费力与之周旋了片刻,最终还是寡不敌众,败下阵来。

从武道场上下来,那人看起来有些狼狈落寞。周围不少人把目光聚集在他身上,都认为此人潜力不可限量。

已经有人把手伸到他的肩膀,想邀他一同吃个便饭,其他人唯恐这块肥肉被抢走,也纷纷上来拉扯他的衣服。
那人脸色微恙,婉言拒绝,可总有人不死心地追着他问。

刘邦终于看不下去了,三两步挤过去拉开那群人,把他护在身后,“没看人家不乐意嘛,懂不懂什么叫礼贤下士!”

“主公?”身后的人讶异道。

刘邦怔然回头,“你,刚才叫了我什么?”

那人仿佛确认了是他,顷刻展颜一笑,“主公,良终于找到你了!”


韩府。

三个人围坐在饭桌前,气氛一时有些玄妙。刘邦向韩信介绍道:“他是我的一位故交,也是初来长安,没想到今天竟让我给碰上了,便邀他来家中吃个饭。”

韩信看了眼张良,没有多说,毕竟他家也不是第一次有来路不明的人光顾了。

刘邦见他并无不悦,便放心了许多。席间,张良时不时地就会盯着韩信看,脸上的表情复杂不明。饶是韩信再风雨不动,也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了,没多久便站了起来,道:“我去泡壶茶。”

刘邦:“……”

韩信走后,张良颇为惊讶地看着刘邦道:“将军他……还活着?”

刘邦点了点头。

“可他……似乎不认识我了。”张良有些难过。

“他连我都忘了……”刘邦叹了口气,随后道:“这些我日后会跟你解释,你还没说,你究竟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这个,说来话长……”说到这,张良神色有些迷惘,将整个经过娓娓道来。

原来当日刘邦自戕之后并没有死去,而是陷入了一种昏迷状态。虽生命状态都很平稳,却迟迟不肯醒来,最后太医们也束手无策了。

国不能一日无君,张良只得遍寻医书,却无意之中发现了一种失传已久的禁忌之术,认真研习了多日,终于在一个星象奇异的夜里施展成功。没想到在施术过程中非但没有将刘邦幻醒,自己还阴差阳错地被带到了这个地方……

“禁术?”刘邦若有所思,“是什么禁术?”

“这个我也说不清楚,只是知道此术名为言灵,似乎能将人的神识传达至异界。”

“言灵……”根据张良的说法,这种秘术很可能就是勾连原世界与王者世界的钥匙,只是这种力量到底应该如何使用,这其中又隐藏着多少玄机,便不得而知了。

思考之际,韩信已经提着茶壶进来,替两人续上了茶水。刘邦与张良面面相觑,犹豫了半晌,方才开口道:“重言,张良他暂时没有地方住,你看……今晚是不是能留住他一夜?”

毕竟连刘邦自己都是寄人篱下,实在不好意思提出再让他收留一个人。怕被拒绝,刘邦又补充道:“让他睡在我那儿就好。”

韩信看着他的眼神里带着稍许异样,少顷道:“能收拾出来的空房还有不少,不必让客人跟你挤。”

言下之意便是同意了,张良忙起身谦恭一笑:“叨扰了。”

韩信在那一瞬间有些恍然,总觉得这个笑容似曾相识。他甚至觉得在某个时间的某个地方,自己也曾与这样两个人,在同一屋檐下相对而立,侃侃而谈。

微微点了下头,“无妨。”

茶余饭后,刘邦帮助张良了解了一些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譬如武道大会那种地方是三对三,而不是单枪匹马上去打的……

张良:“……”

第二天一早,张良便自行请辞,通透如他,自然不愿留下来碍事,聪慧如他,也必然足以在这个地方立足。

临走前刘邦赠给他一些金币,那是他攒着日后为韩信造一座将军府的,眼下还没有多少,索性全都给了他。

“若哪天你参透了那个言灵之术,便回去吧,这里……终究不是你施展抱负的地方。”

张良只是笑了笑,“为人谋者,自当追随于人。”

刘邦看着昔日爱卿那副温柔又不失坚毅的深情,忽然觉得,这一切或许便是天意吧。

只是自张良出现后,刘邦便忙了起来,每日除了雷打不动地陪韩信打那几场外,还会帮着张良打,余下的时间还要去接别的场子。

从前是他有意黏着韩信,没有搬出去的打算,也就不需要拼命赚钱。可如今张良也来了,他一个当君主的总不能让曾经的手下露宿街头。

于是他开始没日没夜地泡在峡谷里面,由于技能稀有又坚实可靠,还引得各家争相预约,一时间忙得不亦乐乎。

这天刘邦打完最后一场,天色已经很晚了,拖着疲惫的身体往回走,远远望见自家门前的灯笼下有一人影长身玉立,心底顿时流过一层暖意,连身上的乏累也一扫而空。

他走过去,韩信却没有反应,靠近一看竟是睡着了。原本清亮的双眼此刻轻轻闭着,睫毛如蝶翼微微颤动,在灯光下镀上一层金缕。

刘邦不禁凑近了些,在他的眉心偷偷啄了一下,蜻蜓点水一般,在察觉到那人眉头微动时急忙退开。

“咳咳……重言,醒醒,回屋去睡吧。”

刘邦摇摇他的肩膀,韩信睁开惺忪的眼睛,待看清眼前的人后,低声道:“回来了?”

“嗯,今天比较顺利,打得很快。”刘邦架起他的胳膊,扶他往回走。

韩信轻轻打了个哈欠,随口问道:“你最近,很缺钱吗?”

刘邦顿了顿,坦诚道:“啊,想另外买个住处。”

“……是么。”

韩信默默抽回胳膊,独自往前走,边走边道:“蜀吴两地联姻,明日定婚宴发来了请贴,怕你又一天不在,所以特地等你回来告知于你。”

刘邦愣在原地,“蜀吴?”

促然一笑,那两个人,动作够快的……

tbc.

评论(13)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