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絮

你是朱砂痣,也是白月光

梅开二度

exo开度 古风同人文

(六)同醉
回到梅林,已是夜里。看着手中这两瓶透明的液体,我很好奇它们是否真的可以让人忘却最爱。
月照花林,清辉似霰。
梅花斑驳处,有人影独坐。美酒在修长的指下倾泻出好看的弧度,水光在月光里泛着泠然清韵。我将手中的东西握紧了些,朝着那人走去。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人间的那个什么小白说的就是你吧。”
那人立马抬起头,眼神一秒从落寞转为惊喜。
“你去哪里了?”
“我,随处转了转啊,难不成还一直守在这里等你啊。”
他看上去好像有点生气,一把将我扯在怀里用力抱住。
“不要再乱跑,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心蓦地一疼,我趴在他肩头,轻轻问道,“开,假如明天见不到我了,你会不会很失落?”
他没有回答,只是反问道:“你呢……”
“假如明天见不到我的话,会不会失落?”
“不会。”我毫不犹豫。
“那就好,因为我也不会。”
他说着,却加紧了这个怀抱。
是了,那就好。
久久,我挣开了他,走去倒酒,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暗自将那手中之物倾倒其中。
我把斟好的酒递给他, 笑道:“来,今夜也一醉方休。”
他接过酒一饮而尽 :“好。”
瓶子在液体流干后化为乌有,饮酒的人还不曾停杯,直到月上中天,直到两个人都醉倒在地上。
“你说你见不到阳光,那样很痛苦吧,没有光的世界,一定很无聊吧。”
“嗯”
想起这些天来等待他的过程,只是几日就已觉得分外难熬,他却在那么漫长的黑暗里等了我那么久,而如今他竟只是轻描淡写地嗯了一声。
“不过现在不会了。”他轻笑道。
“为何?”
“'暻',不就是光的意思吗?”
“……”
他靠了过来,将我压在身下,缓缓低下头……额上传来冰凉的触感,轻缓柔软,如梅花坠落一般微不可闻。空气中花香、酒香醉成一处。
这一吻,似倾尽了所有的温柔,明明是极低的温度,却带来了相隔一世的火热。
“暻秀,你能再叫我一声吗?”
“开”我依言唤了一声,接着道,
“开邪星君。”

头上的气息瞬间凝住,我不待他反应,迅速捏出一道口诀,将他定在原地,随即正身施起法术,体内的精魄顷刻间冲出天灵,灌输到他身上。
开定在那里,惊慌道:“暻秀,你在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把你定住一会而已。”
幽蓝的精魄源源不断地从我体内飞向开那边,他终于有所察觉,之前的惊慌变成了恐惧。
“停下!暻秀!”
开奋力挣扎,我从没见过他害怕的样子,即使是前世也没有,“放开我!都暻秀!”
我不予理会,已经有大颗汗水从额头上渗落,失去精魄的我等同于在耗尽生命。
好在如今的开也没剩下多少法力,我拼尽全力得以将他制住,“开,现在的你,赢不过我的。”
“你给我停下!”他近乎是嘶吼。
精魄在消耗,我知道他随时可能挣脱束缚,我竭力喊了一声:“师父!”
墨色的身影应声降临在开身后,那人施出阵法将他牢牢制住,开怔了一下,“鹿晗?”
被喊到的人没有回应,鹿晗的表情在幽蓝的夜色中模糊不清。
开没有再管他,只是竭力喊着,“都暻秀!我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不需要你自作多情!”
“暻秀,别让我恨你。”
你才是吧,你这任性妄为的家伙。
“开啊,你听过醉生梦死吗?”
话音落后,他突然平静下来,僵硬地望着落在地上的酒杯。
我轻笑,“这世上早就没有度庆洙了,都暻秀,也不想记得你。”
他不再挣扎,眼中的愤怒终于变成绝望。
他张开嘴笑了,却笑出一行清泪。
“好,既然你想,我就陪你忘。”
我闭眼,终于有什么从脸上滚落。
对不起骗了你,对不起让你忘了我,可是别担心,很快你就会忘了这件事,忘了你为什么痛苦,甚至忘记痛苦本身。
暻,是光明的意思;可惜那只是个美好的寓意。天亮以后,去拥有真正的阳光吧,开。

开的身体在月光下逐渐清晰,而我已几近透明。很快我便听不到任何声音,看不见他的表情。意识抽丝剥茧,逐渐涣散,最后停留在白天的场景。

“醉生梦死,天帝想的还真周到,忘情水都准备好了。呵,这东西是用什么做的,如此神奇?”
“是酿泉水。”
“……”
“哦?我也是,酿泉的水呢。”

不知,我可会忘。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