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絮

你是朱砂痣,也是白月光

鱼欢

exo开度 古风同人文

第四章

“卜卦算命,趋吉避凶!”

喧闹的集市上夹杂着几声吆喝,吆喝声的主人着一身灰色道袍,破破烂烂的还打着几块补丁,头发胡乱地束着道髻,与这一身狼狈行头极不相配地,却是一张清秀的脸。

鹿晗百无聊赖地打量着过往的行人,偶尔打上几个哈欠,却在某个人经过时忽然如梦初醒般,伸手将那人拦了下来。

“这位公子,留步。”

那人回头,面露疑色。

“公子,我见你周身妖气缠绕,恐有麻烦缠身。”

金钟仁突然被拦下,正觉得莫名其妙,再看眼前这人扮相古怪,身后还有一个小摊位,上面挂着个大幡子,幡子上白底黑字的一个“算”字,又闻得方才所言,便知这是遇上神棍了。

近来暻秀气色不好,他本想上街买些补药,却未想遇上这档子麻烦,一甩手便要走人。

谁知那人却又不识相地抓上他的衣袖,追问道:“公子近来可遇上过什么怪人怪事?”

金钟仁有些不耐,气道:“最怪的,不就是你嘛。”

鹿晗不厌其烦道:“公子若不信我,只管将这符纸拿去,于你无害,若能让那妖怪显形,再回此处找我,若不能,只当小道多言。”说着从宽大的衣袖间掏出一枚小符。

金钟仁怀疑地打量一番,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小道的眼睛一派清明,能让人心神安定,而此时他只想尽快脱身,便犹豫着将符纸草草收下。

乌云压城,金钟仁前脚刚踏入家门,天空就落下瓢泼大雨,还好自己跑得快,金钟仁倒了杯热茶,望向窗外,这些日子似乎经常下雨。

傍晚时分,雨势稍歇,金钟仁亲自煎了药给都暻秀送去。彼时都暻秀正伏在窗前,听着房檐滴落的雨水有规律地敲打窗边。

在金钟仁的印象里,自己这位打儿时就相伴的好友从来都是好看的,但不知怎的,从前都未曾生出别样的心思,却在最近越发觉得他惹人注目,就连他这么不动声色地瞧着雨的模样,也能令他出神许久。

“钟仁?”

待都暻秀唤这一声,金钟仁才回过神来,“嗯?”

“你站在那儿干什么呢?”

“哦,我……我见你近日气色差,就煎副补药给你。”

“……”

都暻秀有些诧异,却还是接了过来,低头饮下。

“等一下!烫!”

“噗——”

一口将药呛了出来,都暻秀吐着舌头不住换气,金钟仁忙上前帮他擦拭,又是心疼又是责备道:“怎么这么笨,连烫都不知道么?”

都暻秀有些委屈:“我又不常吃热食。”

“你说什么?”

“我是说……不小心罢了……”

金钟仁轻叹一声,将药碗拿回来,舀起一勺轻轻吹了几下,重新递到都暻秀唇边。

都暻秀顿了顿,张开嘴呷了一口。之后他本想自己来,金钟仁却没有要给他的意思,仍一勺一勺仔细吹凉了喂给他喝。

看着那人乖巧的模样,金钟仁嘴角流露出一丝温柔,这温柔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却被都暻秀尽收眼底。

都暻秀垂下眼帘道:“钟仁,以后,莫要对我这么好了。”

金钟仁拿汤匙的手顿住,“为何……”

夜里宽衣时,金钟仁才想起白天那张符,他拿出来捏在手里,反复摩挲了几下,便随手将它扔到了枕边。

躺在榻上,他一遍遍回想着都暻秀的话,为何?为何叫自己不要对他好,难道暻秀已经察觉了他的心思?难道是,厌恶了他么……

这样想着,难以抑制的难过就漫上心头,也对,那样白璧无暇的人,如何会是一个断袖?是自己荒唐了罢……

浑浑噩噩地,金钟仁又做了那个纠缠了他数日的梦,梦里他始终在追逐着一个背影,无助和悲伤不住蔓延着,他想用力呼喊,窒息感便会铺天盖地而来,将他狠狠淹没,每当这时,梦便会戛然而止,只剩醒来的他惊出一身的冷汗。

但是这次,那梦的场景似乎有些变化,不是在永夜一般的水底,而像是在他家前庭的长廊。落英纷飞,细雨如丝,着青蓝外衣的人在他前面款款而行,那个人是……?

“暻秀……都暻秀?”

他追了上去,一把拉住那个单薄的身影,都暻秀转过身,脸却慢慢变化成另一个人,一身蓝衣也褪成了惨淡的白色,那人神色凄然,讷讷张口道:“钟仁,救我。”

金钟仁愕然:“你,你是谁?”

那人只一遍遍重复,“钟仁,救我,救我……”

金钟仁忽然睁大了双眼:“你是,你是……”

再一次从梦中惊醒,金钟仁重重舒着气,那梦中的面孔甚是熟悉,那悲伤的感觉太过真实,好绝望,好绝望,一股热流自眼中滑出,呆坐在床上的人缓缓吐出两个音节:“伯贤……”

一旁,那张不起眼的符纸静静躺在枕边,上面的朱砂咒印在黑暗中闪着淡红色的光华。

金钟仁在这一夜想起了,他十六年来唯一的好友,边伯贤,已经在那件意外中死了。

那么,家里那个“青梅竹马”,又是谁?

金钟仁不由想到集市上那神棍的话,心中骤然一寒。

自梦醒后,金钟仁再未阖眼,就那样坐了一夜,直到天光微亮。他草草穿上衣服,将符纸揣在怀中,决定去找那个算命的问个清楚。

他刚要走出大门,都暻秀便从身后出现,轻声唤住他:“天色尚早,你要去哪?”

金钟仁不自觉摸了摸怀中的符纸,尽量露出个平常的微笑:“补药喝完了,我再去买些回来。”

都暻秀闻言掩了掩口道:“其实,我无需服用那些,我身体无妨的。”

金钟仁忙道:“没关系,左右都是些滋补的东西,百益无害。”

都暻秀也不再回绝,只从身后拿出一把伞来,“我看这天色恐怕会下雨,你带上这个吧”

金钟仁望了望头顶的旭日晴空,疑惑道:“会下雨么?”

都暻秀道:“风雨无常,还是带上吧”

金钟仁只好带上那把伞。来到集市,他寻着记忆找到了那个简陋的小摊位。

“阴阳五行,十卦九灵!”

那算命的小哥刚刚摆起生意,正在懒懒地吆喝,见了他也不奇怪,仿佛料到了他会回来找他。

鹿晗得意地问道:“怎么样,可是找到了那妖怪?”

金钟仁凝眉道:“还不确定,只是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地方。”

鹿晗道:“哦?何处不寻常?”

金钟仁于是将当日落水之事一直到昨夜的梦一五一十地与他叙述一番。罢了又问,若当真是遇到了妖怪,自己该如何应付?

鹿晗道:“这个好办,你只须带我前去,我自有办法制服它。”

金钟仁怀疑道:“你不就是个算命的道士,如何斗得过妖?”

鹿晗神秘地笑了笑,亮出腰间一柄斩妖剑,然后一本正经道:“算命是副业,我的真正身份是除妖师。”

金钟仁怀疑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小道士,显然觉得他不是很靠谱。

他最终还是没有把鹿晗带回去,只是寻问了能令妖怪现形的办法,且不说这除妖师是真是假,就算都暻秀真的是妖,他就真的愿意,看他被除掉么?

回去的路上,果然如那人所说下起了雨,真的是巧合么?金钟仁的心不免又沉下几分。

都暻秀,你是谁,你究竟是什么?

---TBC---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