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絮

你是朱砂痣,也是白月光

鱼欢

exo开度 古风同人文

第十章

清亮悦耳的声音穿透雨声,吴世勋冷眼看过去,他那张本该是少年人无害的脸上,此刻却充满了戾气。

他冷冷开口道:“捉妖师?”

鹿晗落在他对面的屋顶上,一身破旧的灰袍,却衬得那张俊俏的小脸更加神气活现。

“我就说这阵子怎么总是阴雨连绵,没想到,这里竟然有一条龙?哦不,你似乎……还并未修成真龙。”

吴世勋对捉妖一族自然没有好感,对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毛头小子就更加不屑一顾,“废话少说,你想怎样?”

“别紧张,我只是想劝你收手而已,毕竟这雨若是再下下去,长清湖水就要泛滥了。”

吴世勋却一脸无动于衷,“那又如何?”

“如何?”鹿晗对他这事不关己的态度有些不满,“你可知有多少无辜生灵将会因此丧命!”

“天下苍生,与我何干?”

“……”

鹿晗郁结,在他的认知里,龙族好歹也是神裔,怎么这一条就一点神格都没有呢?

“逆天而行,必遭天谴,我奉劝你,还是快快停手吧。”

“哦?我若不肯呢?”

“嗯……”鹿晗为难地摸摸鼻子,语锋一转,“那就不得不收了你咯。”

吴世勋眼中杀气斗升,“呵,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他出手如电,带着雷霆万钧之势,似乎要将所有愤怒发泄到这个人身上,将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碎尸万段!

鹿晗祭出一把剑,反应极快地用剑身挡住了那一击,却被那股力道震得虎口生疼,他皱起眉头,“真是冥顽不化!”

猛烈的攻击接连不断袭来,鹿晗只得被迫防守,本就破烂的袍子,被风吹雨打一番,再被那条龙撕扯几下,已经彻底失去了作为一件衣服的尊严。

二人你追我闪,如影一般飞过一个又一个屋檐。房门开启的声音逐渐增多,他们在上空追逐打斗,下面的人就仰着头瞠目结舌。时不时听到有人惊呼:“神,神仙啊……”声音又很快被淹没在雨里。

“你们捉妖师就是爱多管闲事!”

“这叫替天行道!”鹿晗应接不暇之中还不忘回怼一句。

“天?” 吴世勋冷笑一声,“天不佑我,我不信天!”

两人不知辗转了多少楼阁,鹿晗被逼得一度落于下风,但他手中那把剑却是始终不肯出鞘,只用符纸跟道术与之周旋。

人的体力终究敌不过妖,又一记掌风刮过,鹿晗躲闪不及,生生挨了一下,整个人便如断线风筝一般从屋顶上摔了下去。

吴世勋居高临下,用在九千尺高空俯视蝼蚁的姿态道:“就凭这点本事,也想收我?”

不过刚刚他也注意到鹿晗一直不曾用剑,便追问了一句:“你那把破剑是摆设么?”

“咳咳!”鹿晗跌得五脏俱疼,重重咳了两声:“这把是斩妖剑,妖若是被它所伤,伤口是无法愈合的。”

“这么说,你还是在让着我了?”吴世勋眼里充满了不屑。

“哼……你想试试吗?”

对话声在磅礴的雨声中已经不够清晰,从刚刚开始,雨就越来越大,打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鹿晗揉着胸口喊道:“喂!你太夸张了吧!赶快停手啊!”

“不是我。”

“什么?”

“我说,不是我……”吴世勋也有些惊疑,他虽能操控雨水,但是他现在的法力,还不足以让天气反常至此。

“……”

鹿晗愣住了,因为他看到吴世勋身后的天空似乎被撕开了一个缺口,雨水正从那里倾辙而出,黑云挤压密布,如积怒的巨兽,笼罩着整个镇子,云层深处,雷电的光影正蓄势待发。

吴世勋说的对,这不是他能做到的,会造成这种现象的,就只有一种可能……

“天劫!”

此话一出,两人心头俱是一紧。天劫,虽从未亲身经历过,但是每个修炼者都知道,它一旦降临,那必将是一生中最大的劫数。

而天劫虽然可怕,却并不是所有妖都能遇得到的,一是因为只有法力足够强大妖才有资格被天劫选定,二则是它同时还代表着一种惩罚,对违背天命者的惩罚。

还未待鹿晗再说什么,吴世勋就已经朝着裂口扩大的方向飞去了。

金家上空,云层如漩涡一般凝结流转,乌云中央电闪雷鸣。见此情景,府中上下皆是人心惶惶。

“钟仁,带大家回到屋里去,不要让任何人出来。”都暻秀抬头凝视着轰鸣的天空,神色凝重道。

金钟仁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从都暻秀的表情来看,事情一定很严重,“那你呢?”

都暻秀转头看他,努力露出一个淡然的微笑,:“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说完,摊开手掌,掌心上方凭空幻化出一株白色花盏,花瓣在阴暗的天色下流转着淡淡的光华,“这是伯贤的魂株,你一定要守护好他,过了今日,他就可以回来了。”

“那你呢!”金钟仁紧紧抓住他的手,不知为何他总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就好像放开了手,这个人就会从此消失一样。这种感觉很可怕,可怕到许多年以后金钟仁再回想起这一刻,心口还是会忍不住的发痛。

都暻秀拥住他,拍拍他的肩膀,轻声安慰道:“我也会回来的。”

手掌只是轻轻一推,金钟仁却像受了一股很强劲的力道,毫无反抗之力地被打回屋里。

门窗在下一瞬间重重关上,都暻秀飞快地跳离原地,几乎是同时,一道雷电如同利斧从天而至,豁然劈开他脚下的三寸焦土。

屋内立刻传来焦急的敲门声,“暻秀!暻秀!!”

都暻秀随手抹去嘴角的血液,“我在。”

适才那道雷没有完全劈中他,但也足够让都暻秀领教到厉害。天劫既出,必定要有人承担它的愤怒,否则得不到宣泄的惩罚便会降临到其他事物上,届时整个镇子都可能被湮没。

都暻秀知道这一劫无可避免,当初执意报谢恩情的是他,一意孤行逆天改命的也是他,那么这一切的后果他都理所应当地承担,但决不能在这里。

传说三道天雷已是妖所能承受的极限,而普通人往往是一下都受不住的,他不敢,也不能冒这个险。

都暻秀一刻也不敢耽误地纵身飞出金宅,密集的雨点纷纷扑打在身上,带着刺骨的冷意浸入肌理。雷电交错而至,带来灼热的火舌,从遥远的天际一直勾连到地上,在跟雨水交汇的过程中生成一道道白雾,发出滋滋响声。水与火的碰撞非但没有使对方平息,反而愈演愈烈。

都暻秀竭力挑选少有人家的地方落脚,但是根本没机会停下,甚至连喘息的余地都没有,只能拼了命地逃,再逃!

饶是这样,身上也已有多处烧伤,他无法想像那些伤痕有多严重,因为脑袋已经被耳边巨大的轰鸣声震慑得无从思考。

他的目的地只有一处——长清湖,那里是附近地势最广,人烟最稀的地方,他只能祈祷这种天气下没有船只会冒险出行。

雷声近在咫尺,有几团火球数次与他擦身而过。他紧咬牙关,快些!再快些!

又一道惊雷贴着背脊炸开,他被击出了好远。苍茫雨幕中,已经可以看到长清湖面像烧开的水一样剧烈翻涌,于是拼尽全力朝那边冲去……

落地的一霎,一道蓝紫色的闪电轰然而至,都暻秀瞬间被击倒在地,剧痛贯穿四肢百骸,他第一次体会到元神撕裂的痛苦。

与此同时,第二道天雷也毫不留情地朝他劈来,这一次,他连瑟缩的力气都没有了。

身旁的地面已经被染成了血色,又被雨水冲刷出一道道蜿蜒的红流,冷汗大滴大滴自他的额角滚落,再顺着睫毛滴进眼睛里,他干哑的嗓子甚至无法发出一声叫喊。疼,无休无止的疼,疼痛令他觉得自己几乎形神俱灭。

不远处,长清湖水如同沸腾一般,兴起滔天的巨浪,白浪后方一道银色身影飞速掠过,紧随其后的似乎还有什么人,可是都暻秀却再也看不清了……

ps:
龙在中国传说中是一种善变化、能兴云雨、利万物的神异动物。

有鳞曰蛟龙,有翼曰应龙,有角曰虬龙,无角曰螭龙,未升天曰蟠龙。(《广雅》)

【非常抱歉!说好的这次完结达成不了呢!因为要写的东西似乎比想象中多啊,还有结局到底是be或he也还没有想好(>﹏<)嘤嘤嘤,下次吧,下次争取完结哈!】

评论(15)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