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絮

你是朱砂痣,也是白月光

听歌的人不许哭

白嘟/微小说

【现在还好奇吗
    爱着你的理由
    还会怀疑么
    你就是唯一的理由
 ……
    如果可以
    如果时间不再走
    别担心
    我会陪你,直到世界尽头】

唱歌的那个人叫都暻秀,真的没有想到一个男孩子可以出落得如此俊俏好看。白皙的皮肤,柔和的轮廓,很好地融合在了昏暗的灯光里。酒吧重新营业之后,这个人已经在这里连续出演了五天了,我真担心他的嗓子。

哦,你问我是谁?我是这间酒吧的调酒师,我叫朴灿烈。

业务爱好是弹吉他,偶尔也会帮忙伴奏,我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他的。永远都是安静的歌,安静的旋律,安静地一个人唱完。很奇怪,在这种灯红酒绿光怪陆离的地方,这种声音却总可以打动人的心。

我从没见他跟什么人说过话,但是今晚,他却主动找上了我。

【可以要一杯酒么?】

闻声,我从那些颜色艳丽的液体中抽出目光,见到是他,我竟然有些受宠若惊,【当然。】

我为他推荐了Margarita,这种入口浓烈,但很快会转而清甜的酒,算是鸡尾酒中比较温和的一种。他道了声谢,就自己坐在那边喝了起来,可还是很安静。

说实话我并不喜欢看他喝酒,这让这个学生气还未脱净的男孩儿看起来有些颓废。我看着他,终于忍不住搭话,【来这喝酒的人都有故事,我每天都能听到很多的故事,你,愿意让我听听你的故事吗?】

他抬起头,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使人看不清那双眼睛里面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情绪。

好像等了很久,等到我几乎要放弃了,他才轻轻开口,【他叫边伯贤。】

周围安静下来,只剩下他特别的嗓音,不同于唱歌时的,不忍打断的声音。【是个很温柔的人,一个……很可爱的男孩子。】

说到男孩子的时候,他看了看我的反应,在确定我没有感到任何不适之后才继续说道:【我们在同一个音乐社,那时他很阳光,很受欢迎,相比之下,我太安静了。】

【唱歌的时候,他就像一个发光体,是让人不由自主就会迷恋上的】

【总会幻想他对我笑的样子,我很讨厌那样的自己。直到他也对我说,喜欢你。】

【一切就像做梦一样,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开心。】

【事实上,认识他以后每一天都好像梦一样美好。】

他自顾自地讲着逻辑并不清楚的故事,中途又好像想到什么开心的事,轻轻笑了出来。这是认识他以来第一次看见他笑,我从不知道一个人笑起来可以这么好看。

【我一直不是很自信,也会像个女生一样傻傻地追问喜欢我的理由】

【但他总是笑着不说话,吊尽别人的胃口……】

【那天他就站在那里,对着我唱完那首歌……】他的眼睛忽然看向唱台的方向,好像那个人就在台上看着他【我在下面听着,真的觉得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

【后来呢】

【后来啊】他又喝了一口酒,表情变得有些痛苦,【后来我看见他们把他抬出去,周围的人很慌乱,我扑了上去,但是他们不让我抓着他】

【我拼命喊伯贤啊,但是他听不见我,我不停地喊,直到自己也听不见了。】

【我都忘了他是怎么倒下的,可是我没能接住他】

【我就再也没能抱住他……】

他喝完了剩下的酒,嘴唇跟睫毛都沾着水光。他说他要走了,离开前问了我酒的价钱,我说,那是听故事的报酬。

他好像说了声【谢谢你】,还扯出一个微笑,但是没有刚才的好看了。

桌上还是留下了一张钞票,我一直注视着他离开,他的背影在嘈杂的人群里并不那么显眼,太瘦了,我想。
在他走后,我也为自己调了一杯酒,尽管呛得难受,我还是将它喝完了。很不可思议吧,身为一个调酒师,我居然不太会喝酒。

望着唱台的方向,我似乎看到了他口中的那个男孩,他有着弯弯的笑眼,笑起来四方形的嘴,唱歌的时候眼睛一直专注地看着某个角落,尽管脸色苍白,却还是深情款款。

每天面对着形形色色的面孔,我很少这样清楚的记得一个人。

一个月前的那天,有个唱歌的男孩儿突然倒在了台上,虽然后来被医院证明是先天性心脏病,但是酒吧还是因此停开了半个多月。

重新营业的那天,又有一个男孩儿来了,他很安静,除了唱歌,我几乎没听过他说话。

那晚他找我要了一杯酒,突然说了好多的话。

后来他就没有再出现过,他好像说,他要走了。

【现在还好奇吗
    爱着你的理由
    还会怀疑么
    你就是唯一的理由
    ……
 如果可以
    如果时间不再走
    别担心
    我会陪你,直到世界尽头】

 嘘,听歌的人不许哭。

the end.

评论(5)

热度(6)